青色的瓜

RUINS

Meet Me in The Pale Moonlight (1)

(已整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6th Floor,7th Floor,8th Floor

9th Floor,10th Floor,11th Floor,12th Floor

13th Floor,14th Floor,15th Floor





    午夜12点。

    在某个墙面几乎都是用黑色烤漆制成的,悬挂着金黄色的墙布的古罗马风格的俱乐部的豪华包厢内。

    并没有什么歌舞升平的场景,门内门外的气氛也是大相径庭。十几个身着黑西装的彪形大汉硬是将这个包厢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人个个都看起来都身手不凡,黑压压的一片也更是让室内本来就危机重重的氛围变得越发压抑了起来。

    这些人全部都屏气凝神地各成守护之势,牢牢地紧盯着正坐在他们所圈成的阵地中左拥右抱谈笑风生的两人。凌厉的杀气持续地在整个空间里盘旋交织着,就像是试探的触角一般不停地向对手潜伏而去。

    所有人都清楚,此刻僵硬的对峙状态一旦出现细微的裂缝,整个局面就会即刻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瞬间爆发开来。

    "Maggiore." 黑发的男人微仰着头叫出了对面的人的名字,俊俏的面容以及留得恰到好处的胡渣,浓密的眉毛之下不该有的孩童般的眼神居然也会出现在他这个大毒枭的眼里。

    他轻笑了几声之后满脸般享受地微眯起了双眼,同一时间那双粗大的手也在肆无忌惮地来回游走在身前的女人裸露在外的腰肢之上。

    而一头棕发的女人现在正惬意地坐在他的腿上,她娇艳欲滴的红唇还有与她白皙的手指极为相称的漆黑的指甲,每一点每一滴看起来都的确有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她正柔若无骨地依偎在这个男人宽阔的怀里,她的脸也正埋在他的脖颈里若有似无地蹭着,而此刻她细滑的指尖则隔着单薄的白衫不断地在男人的胸前画着圆圈,令人倍感确实赏心悦目同时,一袭黑裙下若隐若现的曼妙身段也更是让人不由地开始对她浮想联翩了起来。

    "Alessandro." 一头银发让眼前的人看起来更像一只处事圆润,不温不火的老狐狸那般奸诈。他悄悄地咽下了口水,心里难免不满的情绪却让他的眉宇间多出了一丝细微的褶皱。

    看起来对面的年轻人根本毫无好客之情,他只给自己挑了这家俱乐部里最正点的女人,偏偏眼前的这个女人又确实是风情万种,就算只是随意地扫过一眼,那种巨大的吸引力也已经足够让自己感觉到心痒难耐。

    而棕发的女人此时正双眼冷淡地注视着被对面的银发男人死搂着的女孩子,她的身体看起来略微有些抗拒似的颤抖,无意之间也总是会不自在地轻咬几下自己的下唇,男人苍老的手在她身上胡作非为的时候,她甚至还会神情僵硬着却装作十分享受那样地呻吟出声。

    女人随意地撩过了稍稍遮住自己眼睛的额前散发挑了挑眉,唇角也顺势微微一弯。

    太不敬业了,她忍不住在心里嗤笑了一下。


    "叩叩。"

    门突然被敲响了。

    包厢内的一干人等瞬间就全身紧绷着进入了高度戒备的状态,他们的手全都纷纷伸进了上身西装的暗兜里,鸦雀无声的气氛之下甚至还能够听到有人的手已经搭在了扳机之上发出的细微声响。

    所有人都在蓄势待发,但门声却敲得很有频率。三快两慢,像是某种带有特殊性质的暗号一样,众人当即就全都松了口气。

    门被打开了,进来的则是一个长相斯文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先是对着右手边的黑发男人微微地鞠躬致意,然后才倾下身体在银发的老狐狸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他想要传达的话。

    而老狐狸的脸色却在听完他说的话之后瞬间一变,他向后挥了挥手示意着年轻男子先行退下,锋利的目光也沿着顺时针的方向缓缓地扫视过了屋里的所有人,最后也自然是停留在了黑发男人的身上。

    "Alessandro,到时间交易了吧。钱已经带来了,你的货也应该在这里吧?" 老狐狸后仰着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身前的女孩子也是有些不知所措地贴在了他的身上。

    "那是当然。" 黑发男人假惺惺地笑了,他的大手又不太规矩地在身前的人的光滑的腿上轻抚了几下,棕发的女人随即无所谓地撇了撇嘴角。

    同一时间。

    Shaw坐在俱乐部后街的一辆黑色大型面包车里朝着眼前的简易桌狠狠地落下了一拳,她躁怒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迅速地对着周边的手下吩咐起了下一步的行动。

    "快!立即通知Hill警官收队!所有人给我马上赶往这里!"

    "把所有能从这里出去的路口全部都给我封锁掉!"

    "缩小警戒的范围!从你们所在的位置尽快向俱乐部的停车场靠近!快!" Shaw一脸暴躁地对着手里的对讲机大声喊到。

    她其实并不是在生气,因为她的人生就是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火大的状态之中。

    而这时包厢里的两个男人则虚情假意地互相碰了碰杯,毫不犹豫地便将手里的烈酒一饮而尽。

    "哈.." 饮完酒之后黑发的男人便尽兴地叹了口气,他迫不及待地搂着棕发女人站了起来,并甩手示意着自己的手下准备离开。

    但眼前的老狐狸却始终都没有放下酒杯,他看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反而对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Alessandro,别急,我们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 他弯下了腰抬起头看向了他,狡诈的神情在他如荒原一般的眸子里也是显得分外的清亮。

    "还有事?剩下的事自己去酒店里解决不就好了。" 黑发男人低头邪笑道,他的手则仍然在女人纤细的腰间不断地上下移动着。

    "..这两位小姐里面,有一位是警察。"

    老狐狸的话却让他手上的动作突然一僵,但话音一落,两人就同时都伸出手用力地撕去了面前的女人身上本来就布料不多的衣服。

    棕发女人的长裙也硬是活生生地被撕成了短裙,她只好极度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但老人怀里的女孩却一下子就惊慌失措了跳了起来,而她身上的衣服更是顺势就被扯下了大半。等到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之时,所有人的枪口也早就已经准确无误地指向了这个衣衫褴褛的女孩。


    "行动!!" Shaw拉开车门冲了出去,耳机内传来的刺耳的尖叫声和连续不断的枪声几乎都快要震碎她的耳膜。Shaw使劲扯下了耳塞,咬紧牙关便拼命地朝着声音的源头狂奔而去,脸上的表情即使在黑夜之中也是狰狞得吓人。

    她刚跑到俱乐部楼下就听见了楼上的玻璃窗被撞碎的声音,Shaw后退了两步迅速脱下了外套挡住了自己的头部,嘈杂的碎裂声之中她只能听见身后似乎传来了"咔咔"两声类似于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到头来却并没有听到她在脑海中模拟的那种重物被抛落在地上之后发出的响声。

    Shaw甩开外套转过了头,昏暗的路灯之下她只能看见一个高挑却模糊的身影不屑地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而那件衣服的布料看起来也实在是少的可怜。

    她的身前还横卧着自己队里的女孩。

    "别动!!" Shaw在注意到眼前的女人准备起身逃跑的时候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却也同时惊讶于眼前的人动作如此迅速的扑闪反应。而当她正调整着状态准备朝着她再开一枪的时候,Shaw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上受到了一击重击,枪也在一瞬间就脱离了自己的手,"咣当"一声便掉在了地上。

    "你这样的速度可不能指望抓住我。" 女人清瘦的脸突然出现在了Shaw的眼前,Shaw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忽然觉得手腕一紧,棕发女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用尼龙扎带捆住了自己的双手。

    "Bye, Shaw警官。" 她凑近了Shaw的耳朵一边吹着热气一边这么说道,女人挑衅地用指尖轻抚过了Shaw的下巴,她对着她邪魅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悠然自得地绕过了Shaw的身边,渐渐地开始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Natasha,停车场正门口。"

    "一共14个人,都有枪。有两个左撇子要稍微小心一点,我马上就来。" Shaw听到女人悦耳的声音还有清晰的音节,她转过头愤愤地看着她顺手塞紧了耳机的得意背影,轻佻的走姿根本就是一副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

    "Shaw,你没事吧?" Hill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她远远地朝着Shaw的方向小跑着靠近了她,而她的好搭档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甚至都让她觉得自己就不应该这么问她。

    "快给我解开!该死!" Shaw不耐烦地抬起手腕就在Hill的眼前拼命地摇晃着。

    "快!!" 她嘴上又不停催促着Hill,手上大幅度的动静也是让眼前的人根本就不能确定下切割的位置。

    "别给我动!" Hill钳住了Shaw的手瞪了她一眼,她拔出了腰间的小刀迅速割开了Shaw手腕上的束缚,而Shaw只是迅速地捡起了地上的手枪,留下了一句"照顾好她"之后便转身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迅速追了过去。

    "真是.." Hill扶起了横卧在地上的女孩,也只好一脸无奈地看着Shaw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Shaw渐渐地赶上了那个女人,她的高跟鞋"踢踏踢踏"的声音仿佛是故意为自己留下了找到她的痕迹。眼看着前面的人影突然之间转进了光线更加微弱的小巷子里,Shaw便即刻紧紧地贴上了身边的灰墙,紧握着枪继续小心翼翼地沿着墙壁缓缓行进。直到她听见女人的脚步声又渐渐开始加快之后,Shaw才动身全速追了上去。

    顷刻间Shaw就听到了极为高频率的枪响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声,车辆间失控撞翻之后响起的巨大的金钢摩擦的巨响也生生刺激着她的耳膜。昏暗的巷子里也顿时就因为这些噪杂的声音而变得有些热闹了起来。

    脸上突然传来的一阵被利器划伤的刺痛感霎时害得Shaw紧闭双眼抽搐着撇过了头,她闷哼着碰了碰自己的左脸,黏腻的液体也顺着她的指尖慢慢地开始从细长的伤口渗向了她的指缝。

    "你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Shaw." Shaw闻声之后咬牙转过了头,她能看见眼前的女人在路灯下冷清的脸和锋利的眼神,还有在她的左手之上不断地被晃动着的精巧的银质小刀。

    "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她又对着自己神经质的笑了。

    "Natasha,我还有事情要处理,那边就交给你了。" 还没等到任何回答棕发女人就利落地扯掉了自己的耳机,Shaw听见了她的鞋跟快速落地的声音,好几道刺眼的银光也在那些急促的声响之中飞速地靠近了自己。

    实在是避不开,Shaw就只好硬着头皮握着枪倾身抱头向前扑去,但她同时也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其中一把刀还是不偏不倚的扎进了自己的右腿里。

    Shaw紧抓着墙壁忍痛站了起来,可还没站稳她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猛地袭向了自己,Shaw的背部随即就重重地被迫撞在了身后的石墙上,不过她也是一刻都没有迟疑,抬起手臂握紧拳头就立刻朝着眼前的女人大力地挥了过去。

    "..Sweetie, 你的脾气这么暴躁可不行。" 女人拼了命似的抓住了Shaw的手腕,这家伙的力气简直大得离谱,她只能用尽全力反抗到两人的手都激烈地颤抖起了来。但即使如此,Shaw的拳头还是牢牢地压到她的脸都有些变形了。

    "..少说..废话。" Shaw头昏脑涨地低吼了一声,要不是因为腿上的刺伤影响到了她的发挥,这个女人现在早就应该已经昏死在地上了,哪里还会有张嘴的机会。

    Shaw愤恨地看了一眼她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仍然带着挑衅的神情,一时间她也是怒火中烧到完全忘记了腿上的伤痛,狠推着女人的肩膀便快速地把她反压在了墙上。Shaw毫不犹豫地拔出了自己右腿上的小刀,血染的刀面眨眼间就已经架在了女人的脖子之上。

    "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女人略带惋惜地感叹道,她松开了Shaw的手腕,认输了似的顺从地把双手贴在了墙上,而此时Shaw的枪口却已经抵在了她裸露在布料之外的柔滑腰腹上面。

    "别动!!" Shaw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着身前的人威胁道,棕发女人低头看着她湿热的汗水和她脸上还未干透的血迹已经全部混杂在了一起,她的眼神此刻也一动不动地近乎癫狂的停留在了自己的脸上。

    不过她倒是觉得Shaw现在这副狼狈样还真是性感得让她的大脑快要充血。


    所以她也懒得再反抗下去了,不过她倒是一点都不害怕那把Shaw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血淋淋的刀。女人出乎意料前倾了身子让刀口更加贴入了她的脉搏,Shaw却突然在这个时候下意识地缩了缩胳膊。

    疯子。

    然而在Shaw还没来得及把这个词说出口之前,一股温暖馨香的气息就突然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女人伸出双臂极其自然地环住了Shaw的脖子,她火热的舌尖也顺势就黏上了Shaw略微有些汗湿的脸,缓缓地沿着那些清晰血迹便一路舔吻到了她细长的伤口之上。

    Shaw全身一僵,这也是她第一次对这个人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有些束手无策。而趁着她失神的这个间隙女人却十分灵敏地夺走了依然架在自己脖子上武器,原原本本地就将沾上了Shaw的血液的刀塞回到了自己的腰间。

    "你.." Shaw只是一手握着枪一手随意地搭上了她裸露在外的腰肢,她忘记了她接下来要做的应该是狠掐住这个女人的脖子,但此刻她柔软又冰冷的薄唇却早已经轻轻地磨蹭起了自己滚烫的耳朵。

    "..Yes,Madam? " 略带挑逗地吹了几口气之后她突然压低了嗓音回答道。

    "Don't call me so sweetly!!" Shaw咬牙切齿地对着她低吼道,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部攀升起了无法测量的热度,而身前的人主动地贴近也更是让她的面色呈现出了一种她难以想象的潮红。

    Shaw的枪口又对着女人的腹部更加顶进了一些,看起来她像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警告身前的人最好停止这些带有暗示性的话语以及动作。

    "Shaw, are you.." 突然一阵极为刺眼的亮光伴随着碎石被车轮碾压的声音照射在了两人的身上,Hill下了车小跑着朝着Shaw的方向前进而去,Natasha随即也跟了上来。

    "..Root?" 她喊了一声女人的名字,而当她们看见了正靠在墙上如同热恋的情侣一般拥抱着的另外两人之后,Hill跟Natasha就都默默地在心里决定不再说话了。

    "走吧。" Natasha自觉地转过了身,顺便还十分替身后的两人着想似地捡起了地上的石块,随手就把Hill的两个车灯给彻底砸了个粉碎。

    "!!!"

    "为什么要砸!我去车里关掉不就好了!" Hill难以置信地瞪眼看着Natasha近乎疯狂的举动,她开始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要让她少跟Root接触一些才会比较好。

    "那样太慢了。" Natasha迈着步子舒服地伸了伸个懒腰,1打14虽然有些累人,不过也确实是挺好玩的。

    "Maria,你不会为了两个车灯就跟我生气吧?" Natasha转过身眯起了眼睛,抬起头便对着Hill警官随即笑问道。

    "..当然.."

    "..不会。" Hill在赶到停车场正门看到那十几个全都被揍得鼻青脸肿摊倒在地上的彪形大汉之后,她就知道这一定又是特工组的这两个家伙干的。但是当她看到正在巷子里忙着跟Shaw亲热的Root之后,她就意识到这一定是Natasha自己一个人干的。

    虽然知道这对眼前的人来说也只不过是小事一桩,但Hill还是有些心疼地轻揉了揉Natasha脸上微微泛起的不太明显的淤青。

    "你可以找我帮忙的。" Hill略显责备地说道,虽然她也知道Shaw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和特工组的人合作,但是她更加不可能就这么丢下Natasha不管。

    "不需要。"

    "我可不想看到你受伤。" Natasha摇着头蹭过了Hill的手掌,抚上她的手背之后便轻笑着低下了头。

    "..."

    "回家了。" Hill反握住她的手绕过了半废的车子,既然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勉强的,反正车灯都已经碎了,干脆就把车停在这里等到今天天亮之后再说好了。


    "你不应该这么乖,这一点都不像你。" 而此时Shaw的枪口仍然还抵在Root的腰腹之上,但Root却信心满满地认定了Shaw绝对不会对着自己开枪。于是她开始更加肆意地搂紧了身前那位凶神恶煞的警官,她轻轻地摩挲着Shaw绯红的脸,微热的空气中暧昧的情愫也在她贪婪的举动之下越发地荡漾了开来。

    "恩?我可是很听话的。"

    "特别是你的话。" Root温柔地含吻了一下Shaw的脸颊,Shaw在黑暗中却根本看不清楚Root现在的表情。

    但她觉得她应该是在笑,而且还应该是笑得挺好看的。

    "也许你不拿刀顶着我的背我就会相信了。" Shaw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她也不知道两人之间这种暧昧的姿势到底还要持续多久才会结束。而Root裸露在布料之外的肌肤总是若有似无的摩擦着自己的行为也是害得她的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她的背部还被Root用刀威胁着的话,Shaw想她早就应该已经推开眼前的人了。

    "是吗?" 听不出来Root此刻是什么语气,Shaw只能感觉到金属物顶端的尖刺随着自己的背脊渐渐地开始向上轻滑了起来,每经过一节之后突如其来的酥麻感就会随着逐渐上升的体温向着她的背部袭来,这种令人双腿发软的感觉也一直到持续到了冰冷的刀尖抵上了她的颈后才终于得以解脱。

    只有那么一瞬间,Root就老老实实地把刀收回到了自己的腰里。

    "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她圈着Shaw黏腻的脖颈轻轻地抵上了她汗湿的额头,焦灼的视线之下Shaw的喘息也开始变得愈发的急促且大声。

    Root星耀一般的眸子正在令自己的世界处于瓦解绽裂的状态,暧昧不明的星辰也在她的心里烙下了不知名的火痕。

    "我这么听话,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奖励?" Root伸出食指轻抬起了Shaw的下巴,唇与唇之间若即若离地碰触也使得Shaw的枪口在她小腹之上明显地颤抖起了来。Root满意地笑了,她适时地舔了舔Shaw微启的唇间,霎时间灼人的湿度和滚热的吐息就全数黏附在了Shaw干涩的嘴上。

    她用力地撕咬着,腥而甜美的气味单纯又粗鲁地在她的口腔里扩散了起来,谁都没有再多说话。

    Shaw讯速地收起了枪随即就推着Root的腰死死地把她抵在了墙壁上,不需要隔着衣料的肌肤间的直接接触更是让她整个人都不可抑制地兴奋起了来。

    而此时Root混合着血液的更为柔滑的舌正不停地在自己的嘴里打转,Shaw感觉不到疼痛,她甚至觉得Root的吻里还带着一些致命的甜味,仿佛被注入了某种能让人焕然一新的药物一样,彼此之间极为激烈的索取也让Shaw觉得连自己的脉搏都要为之而颤动起来。

    Root注视着眼前的人脸上湿润的血迹以及自己赐予她的鲜红的伤口,Shaw微湿的额头以及让她此刻感觉上去又骄纵又狼狈的散落在面前的发丝,还有那双闪着幽光的,就快要将自己完全吞噬进她的身体里的深邃眼眸。

    Root觉得Shaw现在看起来真是像极了一头足以令人感到恐惧的残暴的野兽。

    但是她喜欢。

    Root感到Shaw火热的手掌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贴上了她的大腿内侧,她的掌心在自己的肌肤之上不规矩的挑拨与擦磨也更是让她感觉到全身都开始发烫,呼吸声也不受控制地在Shaw的耳边成倍开始加重。

    "Shaw,don't.." Root突然有些抗拒地轻握住了Shaw的手腕,但她也并不是想拒绝。

    她只是不想贴着墙就做完这些事情,这也太不浪漫了。

    "..I know you want it.." Shaw极具诱惑力的携带着丝丝热气的嘶哑嗓音倏地就在她的耳畔周围盘旋起了来,她一边舔咬着Root娇嫩的耳垂一边在她的耳边不断地出言蛊惑着,Root发不出任何声音,Shaw极具目的性的挑逗也让她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瞬间就炸开了锅。

    她想偶尔贴着墙来一发应该也挺不错,不过这一发的对象也只能仅限于眼前的这个人。

    于是她彻底妥协地松开了手,任由着Shaw开始对着自己的身体肆意妄为了起来。


    日出跟月落已经同时在半空中交织了起来。

    不过现在谁他妈还会有空去管这些?

评论(59)

热度(201)

  1. Ri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