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Everybody Needs Somebody, Now.

这仍然还是那个被407炸了之后为了缓解我欲求不满的状态而写的小故事

(内容已稍作调整





    "..I guess there are things I care about here."

    她十分难得地对着Root一本正经地说道,尽管此刻她看着她的眼神依然还是显得有些飘忽不定。

    而Shaw这种略显含蓄的表白方式虽然已经足够让Root面对着她笑得花枝乱颤,但她嘴上这类意味不明且没有明确的投射对象的暧昧措辞,大抵上来说也仍然还是不能让Root内心的满意程度达到百分之一百。

    特别是在眼前的人对着自己又死板又傲娇地回答了一个"No",顺便还拿了一个不太算是理由的理由作为挡箭牌之后。

    会心一笑以后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现在正并肩漫步在微凉湿润的夜路上,Shaw微眯着双眼看着那些不断从她眼前飞逝而过的晃眼车灯还有路边各种各样缤纷闪烁着的霓虹广告牌,被昏黄却温暖的灯光包围着的感觉也终于让她整个人都渐渐放松了下来。

    这确实是非常适合约会的一个夜晚。

    尽管还是会有一些不懂情调的路人硬是要岔开她和Root之间的距离从她们两人的中间经过,但Shaw的心情居然反而也因此不由自主地变得加倍愉快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沉闷的任务已经结束的关系,又或者这仅仅只是因为Root现在正跟她走在一起。

    "我送你回家。" Root边走边擅自决定道,Shaw瞄了她一眼挑了挑眉毛,也并没有打算拒绝。

    "Sam."

    "你在乎的那些到底是什么事情?" Root不由地轻咬了咬嘴唇,她知道可能Shaw也不一定会给出什么她想要的答案,但她却仍然默默地在心里开始盘算着想要把她的表白扩大到最极限。

    千方百计也都只是希望达成一个目的,"为了让你帮我翻译Finch的指示"什么的借口实在是让人太难接受了。

    我可以教你怎么消灭病毒,但是我更乐意教你怎么"消毒"。

    "很多。" Shaw仰着头轻轻地透了口气,她认真地注视着眼前那些漫散在迷蒙的夜雾之中的白气,满意地从齿间体会了一下冰冷的气息之后便把双手伸进了皮衣的口袋里。

    "比如呢?" Root的语气听上去有些轻快,她歪着头看着地砖之间排列有序的缝隙忍不住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偶尔能这样跟Shaw并肩漫步的感觉也真的是挺浪漫的。

    "Bear." Shaw脱口而出,这确实是她心里认为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恩..这我能理解。" Root无力地耸着肩膀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一只连世上最美味的食物都无法代替的马里努阿犬,她知道Bear在Shaw的心里确实总是处于领先的位置。

    "还有吗?" Root翘起了嘴角开始了二次探究,她可不敢指望着Shaw会主动自觉地发表出一些能够阻止她继续追问下去的言论。

    "..我不确定巴塞罗那的牛排好不好吃。"

    看吧,她就知道。

    Shaw低着头心虚地挠了挠鼻子,虽然这听上去的确是个很荒唐的理由,但套用在自己身上的话,其实也还算是说得过去。

    而事实上无论Tomas怎么邀请她都好,Shaw最终都还是不会离开这个地方的。

    这里有她最在乎的事情,甚至胜过那个与她擦肩而过的,也许真的足够完满的美好未来。

    Shaw不再说话,她沉默地转过头面向了路边的商店前看似黑漆漆的玻璃橱窗,她凝视着Root正跟着自己一起缓缓移动着的模糊身影,那些有关于"在乎的事情"的概念却在她心里又更加清晰了一些。

    "..." Root无力地摇着头把白眼从左边翻到了右边,深深地叹了口气之后她也只好对着明晃晃的路灯眨了眨眼睛。即便Shaw给出的答案也确实是在她的意料之内,但Root的确也偶尔还是会有这种词穷的时候。

    零分。这个木头。怂。

    "说点别的理由,Sam." Root闷闷不乐地用手插着口袋踢飞了路边的碎石子,碰巧经过的车轮却愈发无情地将它碾向了更远的地方。

    "和动物..或者食物无关的。" Root特意对着身边的人强调了一下答案的范围,她正在暗示着Shaw应该往靠近人类的方向展开她们的话题,而不是总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些她本不应该专注的东西上面。

    "纽约的天气还不错.." Shaw一边答非所问地说着一边抬起头看了看夜晚的天空,既没有薄云也没有繁星,黑中泛蓝的颜色也是有着说不出的单调。

    不过Shaw却觉得这样的天色倒是也枯燥得挺好看的。

    而这大概也是因为Root现在就在她身边的关系。

    "Sam.." Root猛地停住了脚步,Shaw却连着走了好几步之后才意识到身边的人还站在原地。她缓缓地转过了身,不由地又一脸疑惑地看向了自己身后的人。

    Root的表情好像变得有些不太高兴了。

    "..好吧。" Shaw无奈地摊了摊手。

    "比如那些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的号码。" Shaw原路折回到了Root的身边,出人意料的体贴举动也是让Root对着她不禁莞尔而笑,这才又心甘情愿地重新迈开步子跟着Shaw一起慢慢地走了起来。

    "也许并不是出于关心,但我想我也还是有一定的责任要去保护他们。" 两人又开始并肩而行了起来,Shaw的表情看起来很严肃,Root知道她是认真的。

    "..And I worry about Finch, John, Fusco.." Shaw突然顿了顿,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似乎是不小心踩进了一个Root设好的陷阱里,她转过头深切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随后就闭上了嘴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了。

    "..And.."

    "..me?" Root却并没有对Shaw突然之间默不作声的行为而感到一丝不满,她凝望着她眼神变得越发得清朗起来,细腻的就好似悠长的涓流那般令人温暖心安。

    "..." Shaw看上去有些局促,而那种令她心生恼怒的害臊感却也不合时宜地快速占据了她的整个大脑。

    她正在思考,费尽力气绞尽脑汁在思考,和她身体里流动得有些不太平的血液一起。

    "Sameen——" 而Root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哀叹着喊出了Shaw的名字,她交叉着双手看似惆怅地皱起了眉头,心里则完全不明白让Shaw变得对自己诚实一点为什么就这么难?

    "..Fine.." 猜不到谜底,她也只能举手认输。

    "..And.." Shaw极其为难地抽动了一下眼角,她的声音轻得离谱,话语之间长时间的停顿也像是个信号微弱的老式收音机那样让人觉得焦躁不已。

    "..you." Shaw吞吞吐吐地硬是咬着牙发出了一个不太清楚的音节,但这确实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最大化的表白了。如果面前这个狡猾的家伙还妄想哄骗她再说出点什么肉麻的话,Shaw可能真的就要马上转过身去撞墙了。

    天知道在自己说出"You"这个单词的准备过程之中Shaw已经用了多少古怪的借口去搪塞Root?她需要一段助跑的时间,不然她哪还会有机会去预备Root在这之后那些花样百出的调侃?

    "..." 

    朦朦胧胧,朦朦胧胧。夜色很朦胧,两人之间应运而生的绵密气氛也很朦胧。

    Shaw的坦白一时间也让Root的脸上浮现过了一丝惊讶,她倒是没想到Shaw居然会这么轻易地就承认了她在担心自己。

    "..I know you have been worrying about me, Sam." Root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头抿了抿嘴,但她原本冰凉的手心却也逐渐因此开始变得有些温热了起来。

    也许她正在风中飘摇,也许她正在海底叫嚣。

    然而Shaw只是轻蹙着眉头貌似无所谓地看向了别处,她也并没有再继续去反驳Root的话。

    "And.." Root突然侧过了身子,而Shaw也不自觉地跟着她的动作一起再一次面向了她。

    "I'm so glad you're here." 

    Root轻搭住了Shaw的手臂之后低下头缓缓地这么说道,Shaw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她并不是孤身一人,Shaw突然这么觉得。

    Root的性格跟自己判若云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之间奇异的吸引力才能够促使她们最终走在一起。

    然后Shaw忽然闭上眼睛极为紧张地缩了缩脖子,因为Root居然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温柔地吻住了她的额头。

    助跑果然也只是白费力气。

    "你.." 被偷袭之后Shaw就呆滞得像块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地死盯着的人,但她的脸却已经烫到都快要出汗了。

    "不带我回家吗,Sameen?" Root撅了撅嘴之后还是不可抑制地笑了,Shaw现在这副害羞又腼腆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爱,惹得她又忍不住想要好好地戏弄一番眼前的人。

    "..回你自己家去。" Shaw面红耳赤地推开了身前的人就自顾自地往家门口走了过去,她悄悄地背对着Root摸了摸刚刚被她亲吻过的额头,最后当然也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眼角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笑意。


    "但是净化这些要花掉我一整夜的时间呢。"

    Root对着Shaw暗自偷笑的背影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她的语气听上去充满着笃定,而纸页之间的沙沙声也更是让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深浓了起来。

    Shaw掌心微湿地紧握着门把手无意识地咬住了下唇,她正努力地想要克制住自己内心愈加欢腾的情绪,她不能容许自己在Root的面前表现出太多,最终却也仍然还是在转过头的刹那对着身后那个信心满满的家伙忍不住笑了。

    她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打开家门走了进去,Shaw缓缓地放开了门把手,然后便耐心地开始等待起了下一个来握住它的人的那个瞬间。


    我知道我们会有很多说不出口的爱,也会有很多痛苦需要隐埋。

    But I still need you in my life.

    因为爱你的人,一定就在你的身边。

评论(31)

热度(209)

  1.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Ri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