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The Frequency of Loneliness(2.0.3)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Top Floor





    "Sameen.." Root因为Shaw突然之间对自己的亲近而有了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心里虽然小鹿乱撞但也是欣喜不已。

    "再来一次。" 止不住把自己内心的情绪往脸上挂,Root充满笑意地摸了摸刚刚被Shaw吻过的额头。她低下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然后又突然闭着眼睛贴近了Shaw的脸,一开口就对着她这么要求到。

    "..." Shaw就知道这个家伙是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

    "..没有了。" 不过她还是轻点着Root的额头又把她推回了原位,她心虚地看了Root几眼,然后又马上把眼神瞥到了别处。

    "..小气。" Root像是泄气了一样弯下腰靠在了Shaw的肩膀上这么嘀咕道,尽管语气和状态让人感觉她有些失落,但她心里还是依然被Shaw刚刚的早安吻给填得满满的。

    "..." 结果Shaw还以为Root不高兴了,于是她趁着Root看不见自己的表情的时候又有些胆怯地轻啄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Shaw立刻红着耳朵别过了脸,一心想要装出一副刚刚那个人并不是自己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Shaw还是在傲娇了一会儿之后伸出手别扭地拍了拍Root的头,努力地想要让她感觉到自己确实是有认认真真地在安抚她的情绪的。

    可她身前的人早就已经笑得眼睛都弯了,Shaw笨拙却又极具效果的安慰让Root不禁更加靠近了她一些,害得她都忍不住想要好好紧抱住这个口是心非的小气鬼。

    "..我想出去走走。" 感觉连Root的鼻尖都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之后Shaw舒服地眯了眯眼睛,而腰间突然袭来的力度也让她的心里一个劲地开始发软。

    "..你再亲我一下我就陪你.." Root打了个瞌睡之后连眼泪都差一点要泛出眼眶,她的语速开始变轻变缓,心想着Shaw如果愿意先陪自己睡一觉然后再出去的话,那就更好了。

    真是个无赖,Shaw搭着Root的头发笑了笑之后这么想到。

    "我自己去。" 她贴着Root的额头轻轻地说道,Shaw也知道Root一定还没有睡够,如果不是迫于无奈,自己也不想这么早就把她给吵醒。

    Shaw一点都不困,有Root在她身边就足够让她兴奋到根本不用睡觉。

    "..恩.." Root昏昏沉沉地闭上眼睛似有若无地这么回应着,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听到Shaw刚刚说的话。

    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享受到这个怀抱给她带来的独一无二的那种感觉了,Root现在安逸的要死,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其他的事情。

    "先躺下。" Shaw小心翼翼地摆正枕头之后搂着Root让她躺在了床上,替她盖好被子之后又顺便帮她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

    Shaw所有的动作都看上去很自然,就仿佛在这之前她已经为Root这么做过了千千万万次一样。

    而她下床的时候居然变得笨手笨脚的,完全没了之前那种灵活的样子。

    这大概是出于她太久没有活动的关系,Shaw全身僵硬得厉害,走了几步之后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酸痛到快要散架了。


    躺在床上之后Root就睁开了眼睛,她的睡意完全消失了。

    她一点都不想脱离Shaw的怀抱,她只想窝在她怀里好好睡上一觉。

    "..Sameen.." Root看了看Shaw的背影,然后突然对着她诺诺地喊道。

    "?" 身后令人在意的带有几分依赖性的声音让Shaw不由地回过头看向了正躺在床上的人,不过她也依然在继续往前走,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

    Shaw看着Root侧躺在那面对着自己,她身上的病服微微敞开着,蓝白条纹的图案衬得她胸前的肌肤越发的雪白。Root现在看上去有些病态,但Shaw却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她只觉得Root这副病弱的样子反而让她变得更加诱人了。

    Shaw看见她对着自己温文地笑着,但她的眼睛里却又带着一丝与之相反的邪魅。Shaw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感受,她发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她咖啡色的如流水一般顺滑的头发随意地散在白色的枕头以及她的肩颈周围,她修长的手指也正以一种绝佳的弧度弯曲在她的鼻尖附近。

    Root现在在Shaw的眼里突然变得比她之前任何一个时刻看上去都还要绮丽。

    Shaw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去更好的形容Root现在的样子,但她就是看得有些入迷。

    作为心猿意马的代价,"咣"的一声,Shaw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门框上。

    "..嘶.." 撞击声听上去干脆又响亮,Shaw倒抽了一口冷气,弯下腰捧着自己的头就连着退后了好几步。

    Root则紧张到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她快步走到了Shaw的面前捧住了她的头,虽然她也很想笑,但是眼前的人一副眉头紧锁吃痛的表情还是让Root不免有些着急。

    "Sameen.." Root覆着Shaw的手背帮她一起揉了揉被撞到的位置,身体却还是因为憋不住笑意而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Shaw觉得这太蠢了,简直蠢到没脸见人。

    不过等到她被Root略带抱歉地拥进怀里之后,她又突然觉得这种意外撞墙的事情也并不是真的很蠢了。

    "..疼.." Shaw一边贴在Root的怀里享受着她轻柔的爱抚,一边又这么轻声喃喃道。Shaw很少喊疼,可见这一下确实撞得不轻。

    不过说不定她也只不过是心血来潮想趁机对Root撒撒娇而已。


    "别乱跑,听到没?" 几番推托之后Shaw还是执意让Root躺回到了床上,而躺下之后她就紧紧地抓住了Shaw的手臂对着她这么叮咛道。Root也说不出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她只是不太喜欢Shaw拖着一副病躯还硬要离开她的视线范围。

    "我只是失忆而已,Root." Shaw无奈地笑过之后摸了摸Root的手,她其实不太习惯这种被过度保护的感觉,这让Shaw觉得自己在Root面前好像变成了一个三岁小孩那样,处处都得被大人管着。

    "..我知道。" Root闷闷不乐地回答着,近乎荒诞的选择性失忆,Shaw记得所有人却偏偏忘记了自己。她讨厌这种灾难性的后果,每每想起自己都还是难免觉得一阵心塞。

    "..." Shaw面带温和地看着眼前的人,Root不满的情绪现在都写在脸上,就算Shaw想不发现都很难。

    "..看什么看。" Root皱着眉头没好气地白了Shaw一眼之后别扭地把头蒙进了被子里,不过她的手倒是依然牢牢地抓着Shaw的手臂,迟迟不肯松开。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果然就会变得越来越像,连傲娇的性格都一样。

    "生气了?" Shaw故意调笑着问道,她轻扯了扯Root身上的被子,里面的人却反而把自己捂得更紧了。

    "..走开。" 隔着被子Root原本清晰的音节现在听起来有些模模糊糊的,Shaw仰着头看着眼前白色的一团东西挑了挑眉,心想着Root心口不一的样子倒还真的是跟自己有的一拼。

    "可是你这么抓着我,我怎么走开?" Shaw弯下腰晃了晃自己的手臂笑问道,像是故意在提醒着Root现在是她不肯撒手,自己是被迫才留下的。

    当然没哄好Root之前她是不会出去闲晃的,这家伙的心情现在对Shaw来说可是头等大事。

    被子里的人力气大的让Shaw的手臂有些生疼,她咬着牙不太舒服地哼了一声,Root这才稍稍减小了一点力气。

    "..好好说话,一直蒙在被子里干什么 。" Shaw叹了口气之后坐在了床边,Root突然之间这么任性的表现让Shaw的语气免不了变得有些责备,她皱着眉头急促地拍了拍被子,像是在警告着里面的人尽快把自己的头老老实实地探出来。

    Root倏地甩开了Shaw的手臂之后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面对着Shaw眼睛里又是委屈又是愤懑,看得人心不由地一阵紧缩。

    "..." 一时间Shaw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对着Root愣了半天之后眨了眨眼睛。Shaw只觉得Root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快,眼睛也开始发红,但她却完全不知道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

    "..别..别生气了.." 想了半天Shaw这张笨嘴里也只冒出了这么五个字,如果硬要算上她开头那个结巴的话。不过她的态度倒是软得令人发指,连音量稍微提高一点点她都不敢了。

    一瞬间Root心里就什么气都消了,但她依然还是不动声色地死盯着眼前的人,想要看看Shaw到底准备怎么好好安慰自己。

    结果这个呆瓜什么动静都没有,Shaw只是微微低下了头,看上去俨然就是一副做错事情的小孩那种忐忑不安的样子。

    "..."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你死死地盯着我,而我却不敢看你。

    一秒,两秒,三秒。

    然后Root妥协了似的捧起了Shaw的脸,她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到头来反而变成她要去安慰Shaw了。

    "..我讨厌你,Sam." Root看上去很认真,她有时候当真是很讨厌Shaw的迟钝还有固执。

    她更加讨厌Shaw的可爱,居然可爱到让自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真是讨厌。" 她想要吻她,可是又害怕吻过之后自己的冲动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爆发出来。所以Root只好搂着Shaw的头又把她拥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她想要将内心的渴望都融进这一个拥抱里。

    "..." Shaw什么都没说,她只是往Root怀里缩了缩,更加贴近了一点她的怀抱。

    每个情节和过程她都会陪在Root身边,Shaw知道她会明白。

    "不许乱跑,知道没有?" Root依着Shaw再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Shaw终于听话地点了点头,而能做到让她变得这么温驯也实属不易。

    只能说Root的调教方式果然有一手。


    离开病房之后Shaw就把医院里三层外三层通通走了一遍,也许是因为她的职业病,或者是因为Shaw很少来医院,所以她现在就像发现新大陆那样觉得有些兴奋。闲晃完之后她就决定过几天要去做一下复健,以确保一下这些伤口对自己的身体机能没有影响。

    回到病房之后Shaw就发现Root并没有躺在床上,于是她有些着急地又把医院里三层外三层绕了个遍,终于在楼下草坪的长椅上看见了那个她渴望见到的身影。

    见不到Root心就发慌,Shaw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完蛋了。

    阳光正好,和风送暖。眼前的人在光线的包围之下也显得格外的明媚动人。Root现在正坐在长椅上和其他病房的小朋友嬉戏,从侧面看上去她天真又烂漫的笑容也让Shaw感觉很是温馨。

    舍不得打断这一刻的美好,所以Shaw只是在远处淡淡地笑着,安安静静的注视着她。

    直到那些小鬼头都跑远之后,Shaw才惬意地踱步到了长椅边上,然后在Root身边坐了下来。

    "..到底是谁乱跑啊。" 坐下来之后Shaw就轻声嘟哝着抱怨道,这么大的医院,为了找Root而通通绕个遍也是很费力气的。

    而且她还绕了两次。

    "Sam?" Root原本还分散在小孩子身上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全部集中到了旁边的人身上,她笑眯眯地靠在了Shaw的肩膀上,Shaw可是比这些小鬼要可爱的多了。

    "哪能这么容易就被你找到。" 靠了一会儿之后Root又突然抬起头看着Shaw这么说道,而她现在对眼前的人极度迷恋的神情看上去也确实有点像在犯花痴。

    "看来我也是得跋山涉水为你而来。" 嘴角上翘着挑了挑眉之后Shaw靠在了椅背上,Root也顺势挽住了她的手臂。她"咯咯"地轻笑出声,Shaw不经意的调侃甚至也已经让她的心情好到近乎趋于完美。

    "Sameen, 跟我生小孩吧。" Root握了握Shaw的手之后突然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甜腻的嗓音却扰得Shaw的心头一阵打鼓。

    这么大胆直接听起来却又有些单纯的邀请,佩服着Root善于措辞的同时Shaw着实被吓得够呛。

    "..生..生小孩.."

    又来了。

    Shaw真希望己什么时候可以改改这个一紧张说话就会变得支支吾吾的毛病。

    "你紧张什么?" Root忍不住笑出声来,开个玩笑而已,Shaw实在是太容易害羞了。

    "..你..我.." Shaw都已经脸红到不能好好说话了。

    生小孩?Root生还是自己生?怎么生?在医院就生还是回家再生?生什么小孩?说白了还不就是要做床上运动?那谁在上面?谁在下面?当然也不是不想,可是Root说的这么含蓄,那自己是应该答应还是不应该答应?

    到底怎么办?

    "Sameen——" Root又有些肉麻地往Shaw的身上蹭了蹭,Shaw的脑子里却依然盘旋着一大堆的疑问。

     但是她发现Root每一次叫她"Sameen"的时候,她整个人就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的语气一起软化下来。Shaw也不知道到底是Root的嗓子里发出的哪一个音节这么有魔力,又或者是因为那种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天生带有的很细微的颤音的关系。

    又或者Root背着自己偷偷地做过发声练习,所以这家伙的声音才会这么好听。

    总之这个腔调顺耳到让Shaw觉得无论什么事情都一律可以答应这个人,甚至包括让自己在下面。

    太可怕了。

    "..回家..再..生.." Shaw说到最后连声音都没有了,但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始终都觉得医院的病床太小了,不适合做那些太过激烈的事情。

    她想Root跟自己一定是不可能做到那种温温吞吞的感觉了,能够尽量不让这件事变得像火山爆发一样猛烈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毕竟这是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对现在的Shaw而言,确实是。

    而Root紧紧地握住了Shaw的手,恨不得马上就去办理出院手续。


    Shaw最近开始去做复健了。

    她的复健师是一位叫做Kelly的退役的体操运动员。

    妩媚动人,大方得体。

    虽然这么形容一个复健师有些奇怪,但Shaw还是忍不住对着她傻笑了一会儿。

    而Shaw也不是真的来做复健的,她恢复的很好,纯粹就是来这里活动活动筋骨。

    Kelly也看的出来Shaw只不过是来玩玩的,所以她也并不打算真的帮Shaw做那些有针对性的康复运动。

    于是一个不认真的病人再加上一个不认真的复健师,这两人就总是在一起莫名其妙的比较身体的柔软还有灵活度什么的。

    难得遇上一个身手让自己觉得赞叹有加的人,Shaw最近的心情变得越发的好了。

    不过以Root察言观色的本领,Shaw这点小心思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Sam, 复健很好玩吗?" 她发现Shaw每次做完复健回到病房之后脸上就会挂着止不住的笑意,灿烂的程度都让自己的心里一阵发酸。Root坐在病床上对着刚回来的Shaw伸出了手,示意着她快点坐到自己的面前。

    "复健师很有趣。" Shaw倒也老老实实地说出了原因,她牵着Root的手坐在了椅子上,熠熠生辉的样子刺得Root都不禁皱起了眉头。

    "男的女的?" Root抚了抚Shaw的手背闷声问道,如果是男的她就会觉得很不爽,如果是女的她就会觉得更加不爽。

    "女的。" Shaw完全没有注意到Root眼角的抽搐,依然自得其乐地笑着回答道。

    "噢?她什么地方让你觉得很有趣?" Root强颜欢笑道,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好让她的语气听起来还是一如往常那样从容。

    "她很软。" Shaw居然还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种令人遐的想回答再加上这副容易令人误会的模样,Root的意识一下子就被翻江倒海而来的醋意给彻底淹没了。

    "..."

    "什么软?!" Root怒气冲冲地抓着Shaw的手腕就这么质问道,这家伙人是失忆了,拈花惹草的本领倒是一点都没变弱啊?

    "..就是..身体很软。" Shaw被惊吓到往后缩了缩,这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难道自己刚刚又说错什么话了?

    "什么很软?!你再给我说一次?!" Root瞪大了眼睛对着Shaw变得越来越怒不可遏,软什么软?你不知道你老婆才是最软的吗!?

    "..身体..的柔软度.." Shaw吓得越来越往后缩,但是她又怕Root再往前倾就会从床上摔下来,于是她只好硬着头皮又把椅子往前挪了挪。

    "柔软?!" Root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 Shaw愣愣地点了点头,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你这家伙.." Root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连胃都疼到翻搅了起来, 真是少盯着她一天都不行。医院真的太危险了,还是精神病院比较安全。


    "..." Shaw看了Root一会儿之后莫名地扯了扯嘴角,她总算明白过来眼前的人原来是吃醋了。

    "Sam!" 真是火大,Shaw现在这副看着自己没事人的样子实在是让Root觉得太火大了。 

    "恩?" Shaw洋洋得意地看着Root挑了挑眉,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还因此而感到有些自豪了。

    Root翻了个白眼,她真是不想再跟这个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的家伙说话了。

    "..你在吃醋?" Shaw见Root许久都没有出声,于是她微微的前倾了一下身子,看着她试探性地这么问了一句。

    "我是吃醋了,怎么样?" Root仰着头满不在乎地说道,反正Shaw也不敢打她也不敢咬她,自己就是这么仗势欺人,怎么样?

    "..." Shaw睁大了眼睛,她还以为Root又会像早上那样满肚子怨气然后钻进被子里,可是剧情为什么总是不按照她想象中的那样去发展?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Sam?" Root紧蹙着眉头越来越靠近Shaw,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从住院开始到现在Root就时不时会有一种是自己在拼命死守着两人的关系的感觉。

    她也会不安,但是Root不确定造成这种不安感的原因到底是因为Shaw的失忆,还是她本身就对自己没有信心。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迫切的想要从Shaw那里得到原本会让她不屑一顾的该死的安全感。

    "..." Root的提问太过突然,Shaw甚至都没有好好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是她也很清楚,自己心里这种蠢蠢欲动的感觉并不是假的,也不仅仅只是心血来潮而已。

    "..我.." 眼看着Shaw的头越来越低,Root的身子也越来越向前倾,默默地抵上Root的肩膀之后,Shaw总算是出声了。

    "..喜欢.." Root还以为Shaw不会再有下文了,一时间她满意地笑到花枝乱颤,伸出手就打算紧紧抱住眼前的人。

    "..牛排.." 结果人家喜欢的是食物,不是人类。霎时间Root万念俱灰,全身一阵瘫软,手也僵在Shaw的背后动都动不了。

    "..不过..你好像比牛排还要.." 天知道这个家伙居然还有下文,Shaw的耳朵已经红到快要滴血,Root也歪了歪头准备好了洗耳恭听。

    "...更..更好一点.." 言下之意就不用多说了,傻子都听得懂Shaw是什么意思。

    这可真是她听过的最峰回路转的告白,这让Root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没有扣好安全带坐了一趟过山车那样刺激。

    内心虽然是汹涌澎湃,但表面上看起来Root现在确实还算平静。

    除了已经把Shaw搂到透不过气之外,其他一切也还算正常。

    Shaw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在了Root的肩颈处,这么莫名其妙又笨拙的第一次告白已经让她觉得难为情到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而Root光是用脖子都能感觉到Shaw现在的脸也真的是烫得可以。

    "乖啦。" Root拍了拍Shaw的头之后像哄小孩一样对着她这么安慰道。

    真是个混蛋。

    也不知道Shaw想干嘛,她就是更加别扭地蹭了蹭Root的肩膀。

    不把这个混蛋绑回家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所以Root决定了明天就要去办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

    家里容易出现洪水猛兽,家里可一点都不安全。

    Root从踏进家门之后就开始想着要如何才能让Shaw履行她愿意回家之后生孩子的承诺。

    算下来Shaw已经足足在医院里躺了两个月,期间自己对她除了名正言顺的搂搂抱抱之外,有时候Root也会趁着Shaw熟睡之后像做贼一样对她毛手毛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Shaw一点表示都没有,甚至连吻都没有吻过她。

    亲额头当然不算。

    如果不是顾虑的太多..

    Shaw转过身之后就觉得Root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她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嘴里还时不时的有一些自己听得不太清楚的嘀咕声。

    "怎么了?" Root回过神来,Shaw现在已经是一个完好无损的人了,她不用担心她身上的伤势,不用担心她的精神状况,这也就是代表着自己今晚终于可以对她..

    Shaw能明显地察觉到Root看着自己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些意味不明的亮光,很是怪异,但又充满了火热与期待。

    "没什么。" Root柔媚地笑了笑,上下其手,她刚刚想的就是这个词语。不过她还是决定先收起自己的情绪,毕竟才刚回到家,这也太迫不及待了。

    "我想洗澡。" Shaw也懒得多想,拿着睡衣就对着Root这么说道。

    "好。" 回应了Shaw之后她就开始往厨房走,Root觉得很渴,她想她应该要先喝点冰水降一降自己过高的体温。

    她打开冰箱看了看,除了还没有过期的牛奶以及三瓶水之外,什么都没有。

    拿出一瓶水拧开之后Root才发现瓶盖之前已经被打开过了。

    但她也并没有在意,拿起瓶子就开始往自己嘴里灌瓶中的液体。

    而这种液体流过喉咙之后带来的辛辣的刺激让Root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喝的并不是水。

    而她的酒量..

    很差。

    简直差得人神共愤,天地不容。

    浴室里也终于渐渐开始传出了水声。

评论(14)

热度(141)

  1.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Ri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