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The Frequency of Loneliness(2.0.5+A Lovely Day)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Top Floor





    悲喜交加的情绪给Root带来了过大的冲击,她感到昏昏沉沉的,眼前和脑子里现在也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除了围绕在鼻翼周围的淡淡地香气能让她认识到自己仍然还靠在Shaw的怀里之外,她什么都不知道。Root的意识暂时有些薄弱,反应迟钝,精神也很难集中。

    她觉得很累,如释负重却也心力交瘁。

    Shaw缓缓地低下头看了看,脸颊摩挲过Root还未干透的头发的触感也让她觉得格外的心安。她看见怀里的人细长的睫毛正随着她的眼睑有些迟缓地落下,她感觉到Root抽泣的频率开始变得越来越低,紧抱着自己的双手也渐渐没了力气,开始轻轻地沿着她的背脊往下滑去。

    正如Root所愿的,她真的昏了过去。

    在Shaw的怀里,以痛哭的方式昏了过去。

    她睡着了。

    Shaw看着Root安静的脸温柔地笑了笑,她轻拍着她的背以助于她更平稳的呼吸以及更好的入眠。她注视着Root难得这么孩子气的模样,她还想起了她任性的模样,骄横的模样。Shaw想要把这些都铭刻在她的脑海中,铭记在她的心里。

    她想她自己应该也会有难过的时候,像这样子悲伤到不能自已的时候。虽然她不清楚要怎样去表达这些陌生的情绪,但她知道眼前的人一定会把自己这些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即使再怎么渺小,她都能感觉到。

    无论这一场时光的洪荒到底还要延续多久才会出现希望,她想她们一定都不会再这么轻易就放弃彼此了。

    她小心翼翼地搂着Root躺了下来,Shaw不敢太用力,哪怕只有一点点不合理的动作,她都害怕打扰到怀里的人好不容易才能体会到的安眠。Shaw依然让Root安稳地躺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轻柔地抚慰着她半湿的头发。

    她凝神看着入夜之后有些泛灰的天花板,耳朵里渐渐传来了小雨淅淅沥沥打在玻璃窗上的窸窣声。Shaw开始有了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她觉得周身的空气正在变得越来越稀薄,大量的陌生又熟悉的画面却像排山倒海一样的不停回流进她的脑中。

    Shaw有些头痛地闭上了眼睛,冬日的雨天冷得让人感到寒气彻骨,但她却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置身在火炉旁边一样,温暖又真切。


    隔天早上。

    Root在她的安乐窝里醒了过来。

    即使经历过醉酒再加上坏情绪的强烈爆发,她依然觉得昨天那一觉是她有生以来睡过的最好的一觉。

    没有任何梦境的叨扰,宜人的温度以及柔软度恰到好处的"枕头",还有腰间令人倍感安定的力度,都让Root觉得自己仿佛身处于天堂。

    她把头往Shaw的肩膀上挪了挪,Shaw看上去依然睡得很死,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动静而被吵醒。

    Root甜甜地笑了笑,她知道这种安稳的生活并不会坚持很久,但至少这一刻已经让她觉得足够美好。

    而住院期间的两个月来并没有人再来追杀过她,她知道机器在保护自己,但也清楚新一轮的攻防战很快就会来临。

    不过没关系,她明白自己再也不会是孤身一人了。

    "咕噜.." 奇怪的声音打断了Root的思绪。

    她笑了笑之后嗔怪地看了一眼Shaw的肚子,Root知道她饿了。

    "..恩.." Shaw无意识的轻哼听上去还有些喑哑,她迟钝的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眼睛却还是闭地死死的。

    Root撑起身子之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她略带抗议地捏了捏Shaw的鼻子,脸上的表情却也是宠溺的可以。她偷偷吻了吻Shaw的嘴角,翻身下床之后Root才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快要裂开了。

    她从衣柜里掏出了自己的衣服,但是对于自己为何是一副全身赤裸的状态,Root始终都有些想不明白。穿好衣服之后她绕到了Shaw的身边,Shaw并没盖着被子,但是身上却整整齐齐的穿着浴袍。Root对着床上的人弯下了腰,她皱着眉头把挡在脸前的头发撩到了耳后,因为Shaw身上一些奇怪的印记让她觉得很是在意。

    她有些诧异地看着Shaw的脖子还有胸口上斑驳的吻痕,她的肩膀后面似乎隐隐约约还有延伸到背部的激烈的抓痕。Root捧住了自己的头,尽管她很努力却仍然什么也想不起来,她的记忆只停留在了自己昨天喝完了那瓶类似于水的液体为止。

    她看向了餐桌,桌上遗留的空瓶子向她证明了这一切确实不是她的幻想。

    可是Root对于自己醉酒后疯狂的行为全然不知,在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但是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她推测自己昨天大概是如愿以偿的把Shaw给上了?

    Root摸着自己的脖子一脸的迷茫,她不知道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觉得自己最好还是趁着Shaw醒来之前先买来牛排替她煎好再说。这样即使到最后要赔礼道歉,得到宽恕的几率也会大一些。


    与Root相反的是,Shaw做了一个相当不平静的梦,她的头就像是被紧紧地箍着那样疼得厉害。她梦到了好多她之前从来都没有梦见过的东西,熨斗,电击枪,口红,小刀,意大利面喷火枪,一些亲密的肢体接触,一些暧昧不明的话语也一直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循环着。

    还有那张该死的,有着一成不变的笑容的好看的脸。

    好多回忆都一步一步的正在靠近,拥抱时的甜蜜也变得更加清晰,被遗忘的旧情节如同暴风雨一般猛烈的席卷着Shaw的神经,令她难以承受到几乎都快要不能呼吸。

    然后Shaw倏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神里少了一些软懦,却多了一点坚毅。

    她紧蹙着眉侧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空无一人的位置,耳朵里倒是传来了煎锅发出的"嗞嗞"的声响。

    Shaw对着空气扯着嘴角笑了笑,她觉得时光真的倒流了。

    她还能感觉到Root在她旁边留下的余温,Shaw莫名其妙的突然从床的一边滚向了另一边,她一动不动地躺在了Root躺过的位置上,就像是想要把Root的气息都吸附到自己的身体里去那样,她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安全感正包围着她。

    Shaw现在就像个神经病,就像个对于Root抱有过度狂热信念的疯子。

    躺了一会之后她留恋地摸了摸床单,厨房里的人正忙得不亦乐乎,不然她一定会想要好好欣赏一下Shaw这副难得有些癫狂的模样。

    Shaw本以为自己翻个身就能轻轻松松地下床了。

    "..该死.."

    结果她连从床上坐起来都费了相当大的力气。

    站立式的贴墙运动真的太耗体力,Shaw一边吃痛地扶着自己的额头一边忍不住多揉了几下她那酸痛得厉害的腰,心想着Root醉酒之后的手段也真不是盖的,自己也确实不是第一次领教了。

    Shaw忍着痛挣扎着站了起来,就只差要从床上直接摔到地上。起身之后她整个人都倚靠在了衣柜上,然后才慢慢地脱掉了身上的浴袍,转而换上了干净的睡衣。

    然后她扶着自己的腰一脸僵硬地朝着Root慢步走去,Shaw这副笨拙到同手同脚的怪异的身姿也确实让她现在看上去相当的滑稽。

    虽然她并不信仰这些东西,但Shaw真的在靠近Root的时候看见了曙光。

    她紧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又再次把眼睛睁了开来。

    两个人都还活着,这是真的,真实到Shaw都有些不敢相信。

    并不需要那么深入地去交流,她们却都清楚明白,对于彼此来说,不会再有任何一件事情比对方还完好无损的活着更为重要的了。

    她看见Root憔悴却带着欣喜的脸庞,看得见她瘦弱的肩膀还有纤细的腰,看见她依然白皙的手,还有修长且匀称的腿。

    战争还没有结束,Shaw并不能确定之后的日子到底会变得怎么样。也许真的会变得能让人稍微有所心安,也许它只会朝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希望眼前这个人可以变得越来越好,即使在坏得如此不堪入目的年代里,她都依然默默地这么冀望着。

    Shaw的神色开始变得柔和起来,她在Root看不见的角度对着她欣慰地笑了笑。

    尽管她的腰还是疼得厉害。


    Root在给牛排翻面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了腰上一紧。

    "Sameen?" Root笑着蹭了蹭Shaw的额头,这种被紧抱的感觉还有Shaw特有的气味她都太过于熟悉,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是别人。

    Shaw光是听Root的语调就知道她现在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就算不用看也知道Root正笑得有多愉快。

    腰疼连带着双腿还有些发软,Shaw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于是她又更加贴近了一点身前的人,搂着Root的力度也更大了一些。

    Root对着牛排偷偷地笑着扬了扬眉毛,心里也很是享受这样被Shaw从身后紧拥着的感觉。虽然她并不明白Shaw这是想要干什么,但是光从腰间的力度来判断,Root觉得Shaw现在还..

    挺急的?

    哪方面?

    Root莫名其妙笑得更欢了。

    "..Root.." Shaw贴着她的肩膀下意识地喊出了她的名字,她才懒得去管Root那些猜也猜不透的心思,这么站着说话腰也实在是太疼了。

    "别急,等等就满足你。" 主食和甜品两方面的双重调戏,Shaw听完之后在Root身后翻了个白眼表示了不满。纵然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但她现在却更想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休息,她甚至都懒得坐在餐桌前吃Root煎好的牛排。

    "..恩.." Shaw累得连反驳Root的念头都没有,但她居然有些委屈地对着身前的人撒了撒娇,Shaw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脑子被砸坏了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反常。

    Root扶着煎锅的手突然顿了顿,Shaw软绵绵的轻哼让她的心都跟着化掉了一大半。

    "怎么了?" Root把煎好的牛排装盘之后就转过身去扶住了Shaw的肩膀,然后低下头对着她温声细语地这么笑问道。此时Shaw的腰都疼得快要散架,所以她也懒得去硬撑,就这么顺势跌进了Root的怀里,任由着身前的人眉开眼笑地看着她,一副恨不得把自己宠上天的样子。

    "..你下次要是还敢这样,我就要让你永远都下不了床。" Shaw倚在Root身上搭住了她的腰接着有些无力的这么威胁到,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用这副状态来对抗Root到底有没有胜算,但至少在气势上绝对要让自己处于上风。

    不过在Root眼里看起来Shaw现在也只不过是在闹别扭罢了。

    "..Sam..我昨天那样是因为.."

    "..不是.." Shaw摇了摇头打断了Root的解释,她满是眷恋地闭上了眼睛,然后一点一点地更加用力去抱紧了身前的人。

    "..." Root怔了一下,她有些不敢相信地慢慢抬起了头。她感觉到了,虽然真的真的很细微,但是她确实感觉到Shaw有什么地方突然变得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Sam..你是不是.." 她有些呆滞地看向了前方,Root不敢确定,这个可以让她的生命趋于完整的结果,她一直都没有胆量去确定它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真的来临。

    "..."

    "..不要再乱跑了。"

    而它现在真的降临了,毫无预兆的,却幸运得足以让她的心完整到不再有任何一点点的缝隙。

    "..好。" Root贴着Shaw的脸坚定地点了点头,她释然地笑了,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摇摇曳曳。    

    自由也好,逃亡也好。

    能够停留在Shaw的身旁,就是她最终渴求达成的期望。


    "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你了,未婚妻。" Shaw把叉子从嘴里拔出来之后就狠狠地指向了对面的人,她故意在"未婚妻"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以此用来提醒Root在她失忆之后这么大肆地诱拐自己将会给她带来怎样严重的下场。

    "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总共吃过了多少顿霸王餐?" Root撑着自己的下巴有些好笑地看着对面的人,她无畏地对着Shaw耸了下肩膀,面对着Shaw的指控也一样是表现得毫不在乎。

    "..."

    "..我最近..头有点痛.. " Shaw支支吾吾地摇了摇自己的头,她抿了抿嘴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桌面,抬起眼睛偷偷地瞟了一眼Root之后,又立刻慌张地把自己的眼神给收了回来。

    "噢,是吗?" Root倒是不急也不慌,她低下头笑着挑了挑眉,指尖倒是一直在沿着面前的玻璃杯的边缘打转,看上去根本就不把Shaw这种装疯卖傻想要翻脸不认账的行为放在眼里。

    Shaw慌慌张张地切了一大块牛排猛地塞进了嘴里,她看起来像是想要把它当做定心丸一样先给自己压压惊。

    Root突然站了起来,她看了Shaw一眼,眼神里倒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Shaw低着头假装正在顺着自己的头发,可是当她听到Root传出的动静之后,她的注意力还是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了眼前的人的身上。Shaw直勾勾地看着她的背影,Root正稳步朝着铁质的书架走去,她从书架的最里面掏出了一把螺丝刀,转过身就对着书桌附带的抽屉翘了起来。

    Shaw想不通Root在干什么,她从来没有注意到那个不起眼的抽屉,也不知道原来它早就已经被Root给锁上了。

    "咣当"一声,Root撬开锁之后就把螺丝刀丢在了地上,她打开抽屉低下头感慨地笑了笑,眼前两个白色的戒指盒依然原封不动地被摆放在抽屉里。她原本以为Shaw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这个秘密,而自己大概也不会再有机会亲手替她戴上戒指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Sam." Root走到Shaw旁边之后就把两个戒指盒放在了她的面前,Shaw却觉得这东西太过刺眼,她眯着眼睛缩了缩脖子,又抬起头对着Root眨了眨眼睛。

    "我本来真的打算嫁给你的。" Root无视了Shaw一脸的为难又假装委屈地对她说道。她偷偷瞄了一眼自己干净的指甲,心里却想着是不是应该给它重新上上色比较好。

    "..可是既然你不愿意娶我,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对我做过的事.." 她弯腰扶着桌子满是惋惜地叹了口气,心想着为了Shaw的健康着想自己还是放弃这个涂指甲油的念头好了。

    "那我再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一眨眼的功夫Root就对着Shaw翻脸了,她直起了身子快步朝着门口走去,无情又决绝的背影也愣是把Shaw给吓得不轻。

    "..你.." Shaw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紧紧地抓住了Root的衣角,扯了几下之后眼前的人终于愿意回过头看她一眼,但她面无表情的俯视也让Shaw足足呆了好半天才开始继续她还没说完的话。

    "..过来。" Root背对着Shaw笑眯眯地被她拽着后退了几步,等退到Shaw的面前之后她又马上收起了笑意,仍然拿着那张快要冻死人的脸面对着Shaw。

    "坐下。" Shaw无奈地摇了摇头之后站了起来,她本来就腰疼得没有什么好脸色。况且Root对着她嬉皮笑脸的时候她都是一幅爱答不理的样子,更不用说她现在这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了。

    Root听话地坐了下来,Shaw则皱着眉头去搬来了另一张椅子,然后面对着Root也重新坐了下来。

    "..你要去哪?" Shaw低下腰握着Root的手撑住了自己的下巴,她看上去相当有耐心,俨然就是一副老师准备好好教育学生的样子。

    "去找一个愿意娶我的人?" Root故意贴近Shaw的脸这么调笑道,她得意洋洋地笑着,Shaw却只能咬着自己的下唇干瞪着她。

    翻脸比翻书还快,这家伙一定不是个好学生。


    "..."

    "..别动。" 即使心有不甘Shaw还是不易察觉的上扬了一下嘴角,她转身打开了盒子,转了转戒指之后她挑着眉看了Root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手里正在闪闪发光的环状物。

    "手。" Shaw翻了个白眼示意着Root把手伸过来,虽然她现在看起来明明就是一副不情愿的要死的样子,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散发出来的气息感觉上去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容易让人亲近。

    Root轻咬着下唇尽量控制着自己就快要笑裂的脸,她对着Shaw乖乖地伸出了左手,看着她的眼睛里也尽是说不出的爱意。

    "不能让你去祸害其他人。"

    "..再说除了我也没有人会愿意娶你了。" Shaw一边给她戴上戒指一边这么说道,她认真的点了点头,顺便还赞扬了一下自己这种舍生取义的伟大精神。

    Root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她难以置信地张着嘴瞪着Shaw摇了摇头,这真是她听过的最糟糕的誓词了。

    "那刚刚是谁说不娶我的?" 她顺势就把另一枚戒指戴在了Shaw的手上,然后Root捏住了Shaw的脸,看着就是一副想要把旧账新帐都一起算完的架势。

    "我没说过,明明是你自己说的。" Shaw不服气地仰起了头有些嚣张地说道,就算真的已经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了,她也绝对不能就这么被人白白冤枉。

    "..不许顶嘴。" 收到Root的警告之后Shaw就撇了撇嘴,她不甘心地看了Root一眼,然后也就不敢再继续说话了。

    怂。真是怂到家了。

    "Sameen." Root看了一眼自己的无名指,她对着Shaw抿了抿嘴,然后又坐得离她更近了一些。

    "..干嘛。" 因为Root的靠近Shaw有些不自然地往后缩了缩,但是她现在已经整个人都贴在椅背上了,根本没有更多的空间让她用来躲开眼前的人。

    "..." Root含着笑意站了起来,她倾下身体用双手抓住了Shaw的椅子的边缘,Shaw正满脸通红的被她牢牢地圈在身前,Root知道这个家伙现在一定已经紧张到不行了。

    她闭着眼睛温柔地贴上了Shaw的额头,身前的人却因为这种意想不到的亲近而慌张到把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谢谢你。"

    Root一本正经地说道。

    Shaw居然甜甜地笑了。

    但是正经不过三秒,Root说完之后就相当不老实地狠狠地蹭了蹭Shaw的脸,然后又用力地吻了她一下。

    Shaw只好又用她最拿手的白眼回敬了Root这种神经病的行为。


    "..Sam.." Root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热牛奶之后突然对着Shaw这么吞吞吐吐道。

    转眼间餐桌谈话已经转移到了沙发上。

    "..恩。" Shaw打了个瞌睡,伸懒腰的同时腰部的酸痛感也让她莫名地睁大了眼睛,咬着牙不由自主的闷哼了一声。

    "..冰箱里的..酒.." Root看着Shaw的这副怪样子抽搐了一下嘴角。

    "..为什么..装在矿泉水瓶里?" 她对Shaw刚刚一系列的反常行为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疑惑,心想着今天买的牛排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酒瓶裂了。" Shaw一脸烦闷地揉了揉自己的腰,她咬着牙不断哀叹着,要不是因为Root硬要自己坐在沙发上陪她,Shaw觉得她大概早就已经钻回到被窝里安安稳稳地躺着了。

    Root咬着指甲从上到下扫视了Shaw一遍,她戏谑地笑了笑,然后若有所思地对着Shaw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喝.." Shaw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在厨房里看见的空瓶子,她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当时会觉得那个瓶子这么眼熟。

    她瞪了Root一眼,Shaw记得Root的酒量简直是差到惨绝人寰,有好几次她喝醉了之后都不记得自己做过了什么。

    "..我以为是水.." Root乖巧地窝在沙发里,她把整个杯子都扣在了自己的嘴上然后含含糊糊地回答着,但Shaw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昨天喝的?我洗..进浴室之后?" Shaw一回想起Root昨天在浴室里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

    "..."

    "..恩.." Root突然转过头回避了Shaw的追问,她捧着牛奶默默地点了点头,声音轻得就连她自己都快要听不到了。

    "所以你后来才.." Shaw抓住了Root的手臂,又迫使她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

    "你不记得了,对不对?" Shaw对着Root笑得有些渗人,Root胆怯地往沙发里缩了缩,捧着牛奶挡着自己的脸一副想要求饶的样子。

    "..." Shaw极度不爽地锁紧了眉头。

    "..看来我有必要让你好好回想一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一把夺过了Root手里的牛奶全都喝了下去,"砰"的一声把杯子放回到茶几上之后,Shaw凶神恶煞地按住了Root的肩膀,三两下就把她推倒在了沙发上。

    Root看着身上的人突然狡猾地笑了。

    狐狸。Shaw心里不由得一惊,脑子里则是一瞬间就闪过了这个词语。

    "Sameen Shaw." Root一脸同情地撇着嘴,然后伸出手缓缓地搭上了Shaw的背。


    "腰不疼了吗?"

    手滑到Shaw的腰间之后Root使劲地对着她的腰后按了一下,毫不费力的就反转了对自己不利的局势。

    Shaw整个人都瘫软在了沙发上,她看着Root对着自己一脸得逞地坏笑,Shaw突然觉得自己近期之内是不可能有什么反击成功的可能了。

    "..随便你了。" 所以她干脆也就破罐子破摔懒得反抗了,Shaw自觉地环上了Root的脖子,带着笑意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

    "这才乖。" Root扬着眉毛满意地点了点头,她低下头像是发出预告似的蹭了蹭Shaw的鼻子,随即就啄了一下Shaw柔软的嘴唇,然后缱绻又缠绵的吻了上去。

    这也算死得有点价值了吧?

    Shaw舔过了Root的唇间然后这么想到。

    管他的呢。    


    (Fin.)


===========A Lovely Day===========



    Root一如既往在Shaw的怀里醒了过来。

    只不过她今天醒得有点早,看来昨天晚上两人激烈的床上运动并没有对她的活力造成任何不良的影响。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虽然她也想尽量不打扰到身边的人,但她的头发却还是不太合群地轻轻扫过了Shaw的下巴。

    Root缩了缩肩膀做出了一个惊呼的表情,她略带抱歉的把头发全都撩到了一边,然后抿着嘴屏住了呼吸,开始仔仔细细地观察起了Shaw正在熟睡的脸。

    温和的光线正透过床头的纱质窗帘不偏不倚地照耀在Shaw安静的脸上,虽然并不刺眼,但Shaw却还是不太舒服地蹙了蹙眉头,随即就拉着被子侧过了身体,面对着Root继续酣睡了起来。

    一时间眼前的人可爱的睡相让Root看得有些入迷,反应过来之后她才意识到Shaw的脸现在就近在咫尺,Root瞬间就红着脸有些惊讶地往后挪了挪身子。但她突然又轻咬着下唇低下头无法抑制地微微笑了起来,注视着Shaw的棕色的瞳仁在此刻也更是变得熠熠生辉了起来。

    尽管Root最初的目的并不是要吵醒Shaw,但结果她还是含着笑意不由自主地紧搂住了Shaw的腰肢,然后又兴奋得把头拼命地往Shaw的脖子里蹭去。

    看得出来,Root目前的确是十分沉浸在Shaw为她带来的,这种只有在热恋期里才会产生的,独特的满足感里。

    "..恩.." Shaw不太乐意地哼了哼,Root的动静已经彻彻底底地打扰到了她的睡眠。她睡眼惺忪地抬起了手臂,身前的人一味地对着自己撒娇的样子也还是让Shaw觉得有些忍俊不禁。

    "..别乱动。" 她一只手抱着Root阻止了她这些多余的动作,另一只手却顺着她的头发轻轻地抚摸了起来。然后她又稍微调整了一下睡姿,好让Root躺着的时候可以把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

    "Sameen.." Root靠在Shaw的肩膀上轻声细语地喊道,她刚睡醒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喑哑又夹杂着些许甜蜜,Shaw享受似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又扬起嘴角动了动眉毛。

    她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Root在床上对着自己大喊要生小孩的样子,Shaw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腰,她真的有一种自己就快要被榨干了的感觉。

    "Sameen.." Root又贴着她懒洋洋地喊了一声。

    "..恩.." Shaw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她,她累得不行,急需用睡眠来补充自身体力过大的消耗量。

    "你亲我一下,我就不动了。" Root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咬了一口Shaw的下巴,她等了一会儿,眼前的人却始终都没有什么反应。

    Root还以为Shaw又睡着了,所以她有些失望地撅了撅嘴。凑近Shaw的脖子之后她也安分地合上了眼睛,并没有打算要再去吵醒眼前的人的意思了。

    然后她的额头上就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柔软的触感。

    Shaw亲了她一下。

    "..别耍赖,快睡。" Shaw闭着眼睛红着脸说道,她有些害羞地抿了抿嘴,接着就又把自己怀里的人圈得更紧了一些。

    "Sameen, 你真是太坏了。" Root紧贴Shaw的脖子特意用嘴唇摩擦过了她的肌肤,然后又有些娇嗔的对着她埋怨道。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她还是满心欢喜地在Shaw的锁骨上回敬了她一吻,然后心满意足地跟着她再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两人就这么睡到了中午。

    睡梦中Shaw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变得轻松了起来,但无缘无故消失的压迫感反而让她睡得不是那么的安稳了。所以Shaw迅速地睁开了眼睛,侧过头之后她才发现Root已经从她的身上滚到了床边,睡姿则危险到看上去她的上半身都已经有些悬空了。

    Shaw有些头疼地晃了晃脑袋,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比Root的烂睡姿还要让她觉得更加头痛的事情了。

    Shaw撇着嘴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然后转过头对着床沿边摇摇欲坠的女人挑了挑眉毛。一时间Shaw还有点想要耍坏的心思,她真的很期待听到Root从床上摔下去的时候到底会发出怎样的惊叫。

    "..Sameen.." Root却突然微弱地喊了她一声,Shaw当下就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起身便朝着Root爬了过去,然后拦腰抱起她就把她从悬崖边救了回来。

    "..." Shaw还以为这家伙刚刚是醒了所以又在跟自己撒娇,可是抱起她之后Shaw才注意到Root依然闭着眼睛垂着双臂,完全就是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没力气去想这么多,Shaw抓起了Root的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脖子后面,她紧抱着身前的人费力地把她一点一点挪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好让她等会儿可以睡得更加安稳一些。

    "..Sameen.." 等到Shaw替她盖好被子准备下床的时候,Root却又突然轻轻地叫了她的名字。

    "..Root?" Shaw凑近她犹犹豫豫地喊了一声。

    没反应。

    Shaw一脸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Root现在看上去明明就还是一副睡得很死的样子,但她的嘴里又似乎确实是在喃喃着什么。

    "..Sameen.." Root扯了扯被子稍稍捂住了自己的脸,但Shaw还是依稀能够看见她眼角的弧度确实微微地有些上翘,她看着Root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Shaw才意识到Root原来一直是在说梦话。

    "..是是。" 她抿着嘴笑了笑之后回应了Root无意识的呓语,她倾下身子撩起了自己的头发,然后才在Root的眉眼附近轻轻地落下了一吻。

    接着Shaw就立刻摇了摇头对自己这种肉麻的行为表示了强烈的嫌弃,她就像是做错了事情却没有被发现那样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套上她的灰色背心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之后,Shaw就起身准备去厨房煮咖啡了。

    床上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Root就像是奸计得逞一般地对着Shaw的背影偷偷地笑了,一瞬间她的狐狸属性也直接暴露无遗。

    Shaw打了个冷颤,因为她觉得背后莫名袭来了一股寒意。但等到她回过头看着Root的时候,床上的人却早就已经完完全全地躲进被子里去了。

    就在Shaw优哉游哉地端着刚煮好的咖啡正准备喝的时候,Root突然从她的身后扑上来拥住了她,伸出舌头就相当熟练地舔过了Shaw的耳后,对着她的肩膀就是一顿磨蹭。所有动作都在顷刻间一气呵成,简直堪称完美。

    "烫烫烫!!" Shaw端着咖啡的手却因为Root猝不及防的偷袭猛地一抖,滚烫的咖啡也由于杯子的晃动而溅了出来,全部都洒在了Shaw的胸前。

    Shaw微怒着翻了个白眼转过身来狠狠地瞪了Root一眼,她胸前那一块被咖啡沾湿的污渍也确实让她现在看起来稍微有那么些狼狈。

    "Sam,你这个样子可真性感。" Root倒是依然毫不介意地搭着Shaw的腰,然后歪着头满是欣赏的这么夸奖道。

    "..这可都是你的功劳。" Shaw憋屈着推开了眼前的人,她放下了手里的咖啡,转身就边脱着衣服边朝着衣柜走去。

    黑色T恤才穿上了一半,Shaw就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渐渐从她的背后围了过来,Root微凉的手心也在下一秒就直接贴上了自己的小腹。

    "别生气嘛。" Root靠在Shaw的肩膀上对着她认输似的这么安抚道,Shaw忍不住轻笑着拍开了她的手,穿上衣服之后也就乖乖地跟着她回到了餐桌前。

    "Sam."

    "..我觉得..我怀孕了。" Root冷不丁地突然这么宣布到,她看上去很严肃。而面对着这个极为诡异的消息,还有现在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Shaw差点就要把刚喝进嘴里的咖啡给喷出来。

    "..什..什么?" 她很是艰难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进入胃部的液体却并没有帮助到她的大脑更加有效的运转起来。

    "最近肚子有点变大了。" Root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随后说道,她放了一会儿空,像是认真思考过了什么之后,又更是确定地对着Shaw点了点头。

    "..你只是动得太少了。" Shaw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咖啡回答道,Root这副对自己深信不疑的模样还真是让她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没有你,我可动不了啊.." Root倚着桌子在Shaw的耳边意味深长地说道,Shaw却扶着额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的脸色跟Root说出这句话之前相比起来,一定是又涨红了不少。

    于是Root不客气地夺过了Shaw手里的咖啡,然后就站在她旁边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Shaw真的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口头上敌不过Root她也就认了,但是现在居然连她引以为豪的体力都开始有些吃不消Root的热情了。

    而且她也始终对自己因为腰疼的问题而攻擂失败的事情感到耿耿于怀,可是直到目前为止,Shaw却也仍然没办法对Root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回击。

    转攻为守才是上策,于是Shaw暗自决定这一整个月都不会再让Root碰自己了。

    但是现在家里只有一张双人床,每天晚上都必须要跟Root同床共枕的状态就变成了Shaw怎么样去努力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而唯一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让她们之中的一个人睡到沙发或者地板上去。可是偏偏Shaw又不舍得让Root受这种不必要的委屈,苦思冥想之后,她还是决定了要自我回归。

    Shaw从柜子里找出了备用的床上用品,当着Root的面就兴致勃勃的开始布置起了自己的新床。

    Root既不去阻止她也不去帮她,她就只是悠闲地靠着椅子,然后把双腿高高地架在了桌子上,手里还拿着苹果颇有兴趣地看着Shaw在她眼前手忙脚乱的铺着被子。

    铺完之后Shaw就沾沾自喜的拍了拍手,然后她面对着Root坐在了地上,明显就是一副誓死都要跟眼前的人对抗到底的模样。

    "..你。" Shaw气势汹汹地指向了Root。

    "..这个月不准碰我。" 她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放软了语气,大胆地对着Root发出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挑战。

    "你认真的?" Root居高临下地俯视着Shaw咬了一口苹果,水果内部因为咬合的关系而发出的清脆的断裂声让Shaw的眉角跟着轻微地动了一下,这仿佛是在提醒着她,自己仍然还有一次更改游戏规则的机会。

    但是Shaw却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个机会,然后死盯着Root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我能先透支下个月的吗?" 

    比赛开始了。

    Root自然是没有在怕的,她妩媚的把自己的头发从左肩撩到了右肩,对着Shaw舔了一遍自己的嘴唇之后,立刻就沉着嗓子这么问道。

    "..想得美。" Shaw轻咳了一声之后别过了头,Root现在的模样和声音都过于性感,Shaw甚至都没有胆量把视线集中在这个家伙的身上。

    "那就分期付款?" Root像是提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那样对着Shaw双眼放光。

    "门都没有!" Shaw对着她气急败坏地大喊道,就差激动到拿起枕头用力地丢向Root的脸。显然在口舌之争上Shaw不会有任何的胜算,才说了没几句她居然就觉得自己已经有些败下阵来了。

    "好吧,那就来试试看好了。" Root满是挑衅的立即回应到,她把手里的苹果核砸进了椅子旁边的垃圾桶里,她就不信凭着自己对Shaw的吸引力竟然还治不了这家伙的暴脾气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晚上,两人的互相抗争却仍然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我饿了。" Shaw一脸不爽地对着Root抱怨道,虽说是在冷战,但这个家伙居然真的就连晚饭都不愿意给自己做了。

    "冰箱里有沙拉自己吃。" Root都懒得抬头看Shaw一眼,她正戴着眼镜对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一刻都没有分过心,手也一直放在键盘上"啪嗒啪嗒"的敲个不停。

    Shaw有些生气了,她觉得Root现在这副样子看上去就好像这个该死的电子产品才是她真正的未婚妻似的。

    "..那我渴了。" Shaw不甘心地放软了自己的态度,什么渴啊饿啊突然间通通都变成了借口,她现在只希望Root可以稍微理她一下。

    "你自己咖啡不是煮得很好吗?" Root故意端起了茶几上的牛奶喝了一口,她扶了扶眼镜,仍然还是无视着Shaw的存在。

    "..." Shaw咬了咬牙怒视着眼前的人,她真想现在就狠狠地揍她一拳。

    "那我困了!" Shaw气得火冒三丈,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了。

    "..那你..去睡?" Root终于抬起了头,她憋着笑看了一眼Shaw窘迫的样子之后就又低下了头,然后她就听见了Shaw重重地躺倒在地板上的声音。

    巨大的动静让Root有些纳闷地摘掉了自己的眼镜,她看着Shaw背对着她蜷在自己的"新床"里,心想着到底是谁一声不吭地就决定了要跟自己分床睡的?

    Root无奈地摇了摇头关掉了房间里的灯,整个屋子顿时就变得黑漆漆的一片。

    Shaw闷闷不乐地睁着眼睛,虽然Root爬上床的动静让她真的很想要回过头,但是为了让自己在她面前还能有点出息,Shaw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Root却蹑手蹑脚地来到了Shaw的身后,她小心翼翼地在她旁边躺了下来,突然就从背后紧紧的搂住了身前的人。

    "Sam." Shaw被她这种无声无息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整个人都不由地抽搐了一下,但是却仍然不愿意回过头看着身后的人。

    "..." Shaw没有回答,她看不见Root的脸,但是却听得出来她的语气好像有些不太舒服。

    "..地板好硬喔。" 然后Root就在她身后小声地抱怨了起来。

    "..跟我回床上啦。" Root收了收自己正圈在Shaw的腰间的手臂,就像是在催促着Shaw尽快从这张能磨死人的床上起来似的。

    Shaw倒是意识到Root已经又不规矩地在对着自己动手动脚了,她的手开始越来越往上移动,说话的间隙也不断地对着自己的耳朵轻柔地吹着气。如果不是因为关了灯的话,Root现在一定能满意地欣赏到Shaw的耳朵因为自己的挑弄而红到快要滴血的样子。

    "..不要。" Shaw别扭地推开了Root的手,人却还是主动地转过身去乖乖地面向了她。

    她不想玩了,Shaw觉得这种游戏实在是太无聊了,无聊到让人一整天都感觉到自己的心七上八下的。

    "Sameen." Root明朗地笑了,八个小时的冷战真的是太难熬了,她决定了以后要杜绝Shaw提出的这种毫无意义的较量。

    "..干什..唔.." 趁着Shaw问话的间隙,Root抓准时机就朝着她正微启的双唇迅速的吻了上去。

    Shaw的心口一热,她睁大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对着Root做出什么挣扎,所以她也只能全心全意地感受着Root火热的亲吻,任凭室内的温度开始升得越来越高。


    "..我饿了。"

     一吻结束之后Shaw轻咬着Root的下唇小声抗议道,体内的饥饿感已经注定了她明天早上不一定能直起腰的这个事实了。

    "等我吃饱了就马上给你煎牛排。" Root伏在Shaw的身上笑道,她揉了揉Shaw敏感的耳垂,害得身下的人又只好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乖乖地向着自己投降了。

    于是两人的比赛就这么以Shaw弱气的宣战开始,又以Root压倒性的胜利作为了结束。

    没错,压倒性。

    所以说爱一个人..

    果然是应该要有所觉悟的?

    ..管他的呢。


    (Fin.)

评论(27)

热度(221)

  1.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