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Romantic Arousal in Winter (2)

( ͡° ͜ʖ ͡°)✧美酒加咖啡~ 我只要喝一杯(诶)~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情人节还在继续。

    Shaw落枕的毛病当然也还在继续,脖子长时间地维持着弯曲也已经影响到她的行动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灵活,好在Cooper女士也并不是那种处理起来很麻烦的号码,总的来说Shaw跟踪她的过程到目前为止也还算是相当顺利。

    除了她必须一直歪着头,并且也没有料到Root会以一种如此特殊的打扮出现在她的眼前之外。

    Shaw知道她的样子现在看起来一定是蠢透了,歪着脖子像个半身不遂智商不高的蠢货。

    所以说再厉害的特工也还是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落枕。

    如果还会有比落枕更严重的问题的话,Shaw的答案一定就会是Root了。

    她不知道Root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而她现在的打扮简直就让Shaw觉得她比应召女郎还要应召女郎。Root的妆看上去比平时浓了不少,她迷人的红唇此刻在昏暗的路灯下也是变得格外的显眼,Shaw还发现她今天特意把额前的头发偏分到了右边,没记错的话Shaw觉得Root平时的头发应该都是被偏分到左边的。

    她的发尾也不像之前见面的时候那么蜷曲了,Shaw意识到Root似乎是把头发稍微修短了一些,而她的发梢却始终都是以一种自然的弧度在微微地向上卷翘着,Shaw没办法更好地去形容Root现在的模样,她只觉得这让她看起来有些可爱又很性感。

    Shaw狠狠地敲了几下肩膀,她觉得自己不仅仅是脖子落枕了,她的脑子可能也落枕了。

    她紧握着栏杆仔仔细细地将Root全身上下都扫视了一遍,Shaw紧皱着眉头看着她过短的紧身蕾丝黑裙外面包裹着的破网,她甚至都不知道那能不能算是一件衣服。过膝的黑色吊带袜之上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她白皙的肌肤,一双系带的黑色高跟鞋也让她的腿看上去变得更加细长了。

    这太糟糕了,Root现在看起来活生生的就像是一个做皮肉生意的女人,而Shaw却觉得自己有可能会心甘情愿地为了她去抢银行。

    太糟糕了,Shaw歪着脖子摇了摇头,这真的很诱人,但Root也实在是穿得太暴露了。

    她不能容忍那些经过她身边的男人不停地对她吹着口哨,不能容忍他们看着她的时候眼里那些快要泛滥而出的贪念,也不能容忍Root居然不知道要披件外套在身上的这种白痴行为。

    也许Shaw确实没有资格去管Root接下来将要去些做什么,但她不允许。

    Shaw有些生气了,她的脖子也开始变得更疼了。

    她不耐烦地朝着Root的身影歪了歪头,当然她的头本来也就是歪着的。


    而Root此刻似乎也还没有发现钢制楼梯上那位目露凶光的人,她接过了Cooper女士向她递来的香烟,凑近了她的脸在她耳边低语的亲密行为也让Shaw心里的怒气变得更加蓬勃了。

    她原本漆黑的指甲现在也被覆上了一层深浓的红色,Shaw说不出此刻自己心里的感受,Root的身影在她眼里开始变得愈发的妖冶,而任何一丝有关于她的细微的改变都能让自己在感觉到不安的同时,却又倏然变得兴奋无比。

    Shaw用力地锤了锤自己的脖子,剧烈的抽痛有助于她更好地保持警惕,尽管Root婀娜的身姿已经将她的思维拆分得近乎支离破碎。

    Shaw扶着脖子小心翼翼地直起了身体,Root也依然还在和Cooper女士窃窃私语着什么。远处徐徐而来的刺眼车灯晃得Shaw下意识地贴紧了墙壁,Root手里长长的一截烟灰也在光晕的包围之下在同一时间被轻弹到了人行道的边缘之上。

    中间人来了。

    一个穿着皮夹克的高个男人下车朝着Root和Cooper女士走了过去,Shaw快步跑下了楼梯,她不能在明知道Root接下来要去做什么的情况之下,还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么被别人带走。

    必须禁止她为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提供任何的"特殊服务",虽然Shaw也清楚Root只是个疯子而不是傻子,但她的回答也依然还是"不可以"。

    不可以,不可以,Shaw越来越向着Root靠近,男人的大手却就快要搭上丰满过Root那不见波澜的胸口的臀部。

    "你他妈的这是在干什么?!" Shaw怒吼着一把扯过了Root的手臂将她护在了身后,棕发男人有些惊愕地向后退了一步,但他粗糙的指腹却也还是在刚刚那一瞬间轻扫过了Root的腰部。

    Root有些不适地撇了撇嘴,但眼前这颗有着一头浓密黑发的脑袋也让她的嘴角在霎那间便上扬了好几个幅度。

    "关你——" 

    "我没在跟你说话。" Shaw奋力地直着脖子扯住了高个男人的衣领又将他推了出去,她的整个面部神经都在抽痛,脸色狰狞且扭曲的模样看起来也的确很是吓人。

    Cooper女士倒是一脸无所谓地坐进了车子里点起了第二支烟,看来她并不打算站在车外吹着冷风看完这场好戏。

    Root才意识到原来Shaw刚刚是在跟自己发脾气。

    "别碍事!她的客人还在——" 男人艰难地将还未说完地话全数吞回了肚子里,他不敢再继续出声了。

    "告诉她的客人。" Shaw咬牙切齿地抬着头将枪口又更加往他的下巴顶进了一点。

    "她今晚是别人的了。" 她的脖子已经疼到让她的大脑开始发涨,Shaw看上去正处在暴怒的边缘,而她也实在是没有心情再跟这个家伙继续啰啰嗦嗦下去了。

    Shaw真的在生气,而Root确实正在她身后窃喜。

    男人颤抖着双唇识趣地点了点头,他清楚地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即使隔着手枪Shaw都能够感觉到他吞咽时喉间所产生的鼓动。

    她不耐烦地注视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黑色轿车开始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渐行渐远,Shaw也终于因为抵挡不住颈间的剧痛而歪下了头,看似天真的模样却也让她在Root的眼里变得更加可爱了。


    "该死.." Shaw捂着脖子低语了一声,她才意识到她应该紧紧跟着Cooper女士的去向,而不是莫名其妙地呆站在这里等待着Root给出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放心吧,Sam." 只不过Shaw还没来得及追上去,Root就快她一步先从她的背后拥了上来。

    "她今晚不会有事的。" Root趁机紧搂住了身前的人的腰肢,紧接着便贴上了Shaw的大半边脖子在她的耳边低声细语道。Shaw不禁打了个冷颤,不仅仅只因为Root身上浓烈的香水还有化妆品的气味,也因为她那张被寒风吹得冰得要死的脸,还有被冻得通红的鼻尖。

    "所以说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Shaw费力地推开了Root不停游走在自己颈间的不老实的嘴,非常困难,并不是她由于她没办法拒绝Root此刻略显故意的挑拨,而是因为Shaw的手臂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举过自己的肩膀。

    落枕令人难堪,极度的。

    "Sameen, 我就是喜欢你这么粗暴的样子。" Root顺应着Shaw的意思让她转过身来面向了自己,她一脸暧昧地吻了吻Shaw来不及收回的手掌,双臂之间的力度也仍然是不允许身前的人退后一步。

    她的目光开始变得更为赤忱且狂热了。

    "..别让我再问一次。" Shaw一脸嫌弃地看向了Root顺便用手掌蹭了蹭自己的大衣,她不喜欢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至少不想让Root把唇印留在自己的手心上。

    Shaw有些尴尬地别过了头,但她此刻不得不用脸抵着肩膀的模样看上去也是像极了正在跟面前的人闹着别扭。

    "想我了?" Root意味深长地轻笑着挑了挑眉,Shaw则是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答非所问的行为不满地翻了个白眼。

    Shaw拉着脸推开了Root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她想要知道Root目前的"特殊身份"已经假扮了多久,她想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在其他人的身下..

    不过反正她也不会给自己一个正经的回答。

    Shaw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会去在乎这些事情了。

    "你应该要好好回答别人的问题。" Root猛地扯住了Shaw的手臂将她拽出了路灯的照射范围之外,Shaw跟着她一起融进了黑夜,在一个摄像头捕捉不到的死角,在她刚要背过身的那个瞬间。

    "你也知道?" Shaw没好气地反驳道,Root步步紧逼着将她推抵在了墙壁上,心里的无名火却已经烧得她根本没心情去考虑Root的心里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我不知道。" Root低下头凑近了Shaw的脸,Shaw却始终都交叉着双手侧着头不发一言。

    "但我知道我今晚已经是'别人'的了。" 她轻蹭着Shaw的脸颊又伸出指尖贴着她的胸口画了个圈,Root冰凉的手顺势搭上了Shaw僵硬的手背,Shaw的手臂肌肉也不由地因此而一阵紧缩。

    "不过看样子这个'别人'似乎是又准备把我丢在这里不管了?" Shaw深吸了一口气,她觉得Root的唇印刚刚大概又落到了自己的嘴角附近。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Shaw焦躁地甩开了Root的手,她在黑暗中也看不清楚Root的红唇和星眸,这太好了,至少她终于可以稍微冷静下来一点和她对话了。

    但她身上的香水味却闻上去令人沸腾,这才是最糟糕的。


    "别生气嘛。" Root故作委屈地咬了咬下唇脸上却依然保持着一幅心知肚明的模样,她满不在乎地再一次搭上了Shaw的肩膀,唇间呵出的热气也引得可疑的绯红渐渐地从Shaw的耳后攀了上来。

    这就是Root最令人讨厌的一点,Shaw觉得。

    慢条斯理地靠近和漫不经心的神情,消弭她心里的惶惑,停止她未曾开始的辩驳。

    Shaw无可奈何地歪了歪头,她的脖子又开始痛了。

    Root随意地环着Shaw的身躯求饶似的亲了亲Shaw的侧脸,无路可逃,Shaw也只好贴着身后的墙壁接受似的皱了皱鼻子。

    这下好了,她觉得Root嘴上唇膏的颜色应该也已经褪得差不多了。

    "这样才乖。" Root满意地捏了捏Shaw的脸却仍旧没有改变她调笑的态度,Shaw不自觉噤声,鼻息间骤然粗重的喘息也被面前疾行而过的车辆呼啸声毫不留情地掩盖了过去。

    Shaw不满地瞥了一眼Root过分暴露的着装,她忍痛闷哼着脱下了身上的大衣,翻着白眼便把手里的外套塞进了Root的怀里。

    "穿上。" 她紧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之后便立刻对着Root这么严声命令道。

    "我不冷。" Root不明所以地握了握大衣的袖子,急急忙忙地就又把衣服重新盖在了Shaw的身上。

    "我很热。" Shaw一脸暴躁地亲自替她披上了外套,她很热,当然了。

    Root如果再不好好地遮挡住自己这身带有强烈的刺激性的装扮的话,Shaw很快就要在她的面前热到蒸发了。

    "Sameen." Root略显轻浮地声调里却似乎正在传递着某种特殊的念情,一些她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表现出的疲惫,一些只有在面对着Shaw的时候才能够安心吐露的私愿。

    Shaw轻摇了摇头温柔地揽住了身前的人,Root微凉的薄唇轻易地凑了上来,她想要狠狠地发泄掉那些快要令自己溺亡的思念浪潮,趁着这个黑夜还未完全消散之前。

    这大概也是Shaw的人生中让她觉得极为尴尬的一个时刻。

    而Root也意识到了,这个吻让她感觉到越来越不对劲。虽然Shaw今天确实是乖巧得令她十分意外,但她的吻技却也是生硬得令Root有些意外过头了。

    心不在焉,Root有点不高兴了。

    

    "Sam, 你就不能认真一点吗?" Root轻蹙着眉匆匆地结束了这个不合格的吻,Shaw也是依然歪着脖子一脸无辜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我——" 太丢脸了,Shaw黑着脸不由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一直歪着头?" Root捧住了Shaw的脸试图要掰正她的脖子,虽然并不想这么说,但就算装可爱也要有个限度吧?

    "嘶!" Shaw惊喘着倒抽了一大口冷气,肩颈处猛烈的吊痛感甚至刺激得她忍不住想要对着Root的脸来上一记重拳。

    "..怎么了?" Root有些惊讶地抽回了自己的手,Shaw即使在中枪的时候脸也没有扭曲成这样过,Root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要怎么正确地处理她不正常的"歪脖子"问题。

    "..疼.." Shaw的齿间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些音调,剧痛感渐渐地缓和了下来,Shaw睁开了眼睛有些无力地正视起了Root疑惑的脸,歪着她的脖子。

    "怎么了?" Root又皱起了眉头再一次不放心地问道,她确实看不明白Shaw究竟是为了什么要一直表现出一幅智商不高的模样。

    "..." Shaw飘忽着视线挣扎了一会儿。

    "..我落枕了。" 她靠着墙壁突然自暴自弃道,但Shaw始终都没敢看着Root说。

    "什么?" Root松了松眉头难以置信地问道,而Shaw已经明显地看见了她嘴角那些不自然的抽搐。

    "没听到就算了。" Shaw推开了身前的人顺便狠狠地白了她一眼,她抱着手臂回到了大街上,Root这才赶忙回过神来追上了Shaw的脚步。

    "真的假的?" 她忍不住看着Shaw的背影笑出了声,反正眼前的人现在也没有办法转过头来再白她一眼。

    难得有一个问题同时让她们俩都觉得束手无策,尽管Root也希望Shaw能够尽快恢复过来好好地补偿她刚刚那个差劲的吻,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在心里默默地为她祈祷了。

    The Machine也没教过她要怎么治落枕啊。    


    23点58分。

    Shaw气不打一处来地快步走在了Root的前面,而她身后的人却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

    距离情人节的终止还剩下2分钟不到的时间。

    Root开始在Shaw的背后偷偷地掀开了外套,她抓着衣领稍稍地倾下身子加快了脚步,趁着Shaw不注意的间隙快速地从她身后再一次紧拥住了她,然后便一脸得逞地将她和自己一起裹进了厚实的大衣之中。

    简直就像个纯情的少女,突然间袭来的温暖也让Shaw不由地睁大了眼睛。

    她一脸嫌弃地交叉着手臂弯下了腰,站稳了之后就感觉到Root微热的体温已经严严实实地将自己包围了起来。

    "情人节快乐,Sameen."

    Root缠着Shaw的手臂又顺势舔了舔她的耳背,不过这就不怎么纯情了。

    Shaw闭着眼睛轻叹了一声,即便歪着头她也还是忍不住对着马路笑了笑。

    看来Root今晚确实已经是她的人了。

评论(91)

热度(401)

  1. 沧海轻舟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