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Romantic Arousal—Irresistible Lust in Winter Night

@ChriiiiiiisHo ;D生日快乐!!!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Shaw仍然还处在晃神的状态之中。

    她就像是触碰到了某种大忌那般无所适从地杵在了Root的面前,像是洪水溃堤一样在劫难逃,Root身上的香水味已经刺激得Shaw开始耳鸣到有些头晕了。

    "这么紧张干什么,不想看见我?" Root微凉的指尖轻抚上了Shaw此刻低垂着的脸,她从容地迈开了步子,Shaw却像无力抵抗似的顺着她的步伐不由地后退了起来。

    Root用力地关上了房门,一些微妙的气氛也就此开始缭绕在了两人的身旁。她柔软的指腹极为缓慢地沿着Shaw的耳廓细细地勾勒出了她耳朵的形状,她的指纹轻轻地碾过了Shaw的耳钉,眼前的人耳面上泛起的异样潮红却也突然让她的喉咙里一冒出了一些苦涩的滋味。

    心跳很暧昧,但爱很浅薄。

    "你又在搞什么?" Shaw面对着Root这般情爱的挑逗心里却忍不住开始燃起了怒火,她有些粗暴地推开了Root的手腕,那双温润濡湿的眼睛却也在倏然间就刺穿了她近乎快要崩裂的心墙。

    "那你又在发什么神经?" Root无力地垂下了手臂突然苦笑着问道,她紧皱着眉眼将头缓缓地瞥向了另一边,披肩的长发挡住了她苍白的侧脸,Shaw只能看见她不甘心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她让你来你就来,难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别人上床吗?" 怒气和质问仅仅只在Root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就彻底爆发了出来。Shaw凝视着她颤抖的身躯还有毫无血色的脸庞,渗入心底最深处的火光也让她毫不迟疑地就放弃了去反驳Root心里这般荒诞的猜想。

    "..她现在在哪?" 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后Shaw也只好继续这么问道,她并不希望Root会因为这种莫须有的原因而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而且从她的语气上来判断,Shaw就知道Root口中的"她"指的绝对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上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Root怒极反笑道,她摇着头迅速地转过了身,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Root." Shaw及时地抓住了Root的手腕阻止了她的离开,她有些犹豫地抿了抿嘴,突然间就感觉到这个女人无理取闹起来的时候也真的是挺可怕的。

    "她在哪?" Shaw硬生生地把Root拽回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又尽量试着心平气和地这么问道。

    "听着,我从来都没有打算要跟Nichole——"

    Root又极其不爽地皱了皱眉。

    "好吧,跟那个女人——" 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之后只好改变了一下称呼。

    "隔壁房间,我把她电晕了。" 尽管Shaw这副及时忏悔的模样看上去也并不是那么的有诚意,而且Root也明显感觉出了她的话语间有些连哄带骗的意味,但她也还是自觉地对着Shaw坦白了。

    谁让她总是能戳到自己的软肋,没办法。


    "你没必要这么做,Root." Shaw重重地叹了口气之后放开了她的手,她转过身慢慢地回到了沙发前,坐下来之后就开始喝起了桌子上那瓶刚打开的烈酒。

    "怎么,才亲了一下,你就开始心疼人家了?" Shaw飘忽不定的态度又让Root的情绪开始波动了起来,Shaw也只是握着酒瓶紧皱着眉头不再回应她的乱辞。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Root必须要用一点时间先让她自己冷静下来才行。

    有人装聋作哑,有人处心积虑,命运会为了让彼此遇见意想不到的人而穿针引线,但也一样会让彼此思念的人永生都无法相见。

    "..我只是不喜欢让其他人靠近你。"

    死一般的沉默之后Root喑哑的声音又开始飘荡在了这个温暖的空间里,Shaw的双唇突然就停滞在了还沾着些许酒液的瓶口上。

    Root的头垂得很低,即便Shaw现在正坐在沙发上也依然还是有些看不清楚她的脸。但是Shaw没有办法不心软,她不想知道她们两个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闹情绪,她只知道自己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Root这副受尽委屈的模样,所以她没有办法不对这家伙心软。

    "别对着我摆出那副鬼样子。" Shaw一脸嫌弃地放下酒瓶用力地扯过了Root的手臂,身前的人突然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她的腿上,唇间席卷而来的温热触感却也让Root的心脏有些难以避免地揪痛了起来。

    Root身上的香气很快就为这个甜美的夜晚揭开了序幕,Shaw也正在极力安抚着她微微颤抖着的双唇。细细地触碰还有绵长的亲吻,连Shaw都觉得自己似乎温柔得有些不像话了。

    "Sameen.." Shaw仰起了头悉心地感受着Root的薄唇之间的蠕动,她认真地注视着她此刻盈满了爱恋的双眼,Shaw突然就觉得自己方才反常的行为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正如Shaw没有办法不对Root心软那样,Root其实根本也就做不到在她面前一直保持着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连五分钟她都熬不过去。

    "你是个蠢货,Root." Shaw的五指渐渐随着她的埋怨没入了Root的棕发里,她捧着她的头用力地啃咬起了她的脖子,颈间那些令人陶醉的气息和温软的触感也让Shaw对Root的身体开始感觉到愈发地留恋了起来。

    "你也是个混蛋,Sam." 咬合所带来的刺痛却令Root环抱着Shaw的脖子极为愉悦地轻哼了起来,也只有在这种时候Shaw才不会因为自己大骂她是个混蛋而给出反击性的一拳,Root的心里突然就因此而冒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绝对的。" 她捧着Shaw的脸轻轻地抚摸着她柔软的唇瓣,在转过身含住一大口威士忌之前又看着她令人着迷的双眼这么补充道。

    Shaw不可置否地轻笑出声,Root也开始倾下身体贴住了她的额头。她细软的发梢缓缓地扫过了Shaw的下颚和她的耳廓,浓烈的酒气也在一瞬间就掩盖住了Shaw那些若有似无的笑意。

    一点一点给予,一丝一丝吞咽,唇与舌正在这片满是酒液的海洋里尽情地交融着。Shaw开始产生了一种整个房间都在剧烈晃动着的错觉,脑海中忽明忽暗的光影也快要将她吞噬殆尽,脆弱的意识也犹如扑克牌塔那般在Root迷情的挑逗之下溃散全无。


    激烈的爱抚正在随着身体上重量的减轻而渐渐消失,Root双眼迷离地拉着Shaw站了起来,她开始一边轻蹭着Shaw的鼻尖一边利索地解开了Shaw身上那些碍事的衣物。从她的外套开始,Root甚至对Shaw从来不会扣上大衣第三颗纽扣的习惯都了如指掌。

    Shaw跌跌撞撞地坐在了床沿上迎接了Root新一轮的攻势。她欣然地接受着Root索吻的行为顺势扯掉了她身上的那件破网,身前的人也慢慢地替她解开了牛仔裤上的金属纽扣,而这一切却也在Shaw试图要拉开Root身上那件黑色紧身裙的拉链的时候突然停止了下来。

    "不行。" Root调笑着抓住了Shaw那只在她腰侧作祟的手,她有些好笑地点了点Shaw的鼻尖,疼惜地吻了吻她紧皱着的眉头之后就又明目张胆地解开了Shaw的衬衣。

    "坐到床头去。" Root用红唇轻轻地磨蹭着Shaw的耳际低语道,Shaw撇了撇嘴顺从地遵照了她的命令,这家伙甚至都允许她穿着靴子就上床了。

    Root顺势就跨坐在了Shaw的下腹之上,此刻她流转的眼波里蕴藏着的浩瀚星辰也因为身下的人衣衫不整的模样而变得更为炽热了。

    缠绵的夜晚还有斑斓的星光,Shaw的神智也开始加倍地恍惚了起来。

    "Root." Shaw凝望着Root难以揣摩的神情不自觉地呢喃起了她的名字,她深幽的双眸开始对着眼前的人传递起了某种不可思议的瑰丽,带着强烈刺激的意念也使得Root搂着她的双臂不由地一阵紧缩。

    "第一个客人。" Root埋首在了Shaw的颈间忍不住笑道,她实在是太清楚Shaw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唯一的?" Shaw的双眼自然而然地在Root啮咬着她的肩膀时微眯了起来。床上的被子因为两人的动静而发出了沙沙的响声,Shaw的鞋底也因此在雪白的被面上留下了一些明显的痕迹。

    "怎么?" Root贴着她的锁骨皱了皱鼻子。

    "你也想娶我?" 她微微地仰起头顶住了Shaw的下巴,身下的人却毫不留情地用力掐了一下她的腰腹。

    "唯一的。" Root对着Shaw又痛苦又欣喜地缩了缩身子,她交握着她的手温柔地吻过了她的手背,眼前的人给予她的回应也是一个意料之内的白眼。

    有幸捕捉到Shaw不经意流露出的不为人知的情感会是一件多么值得感叹的事情,Root能够理解Shaw稍纵即逝的笑容中隐藏着的特殊含义,她足够幸运到让她们的世界完全交织在一起,是爱让她甘愿屈身仰望Shaw的那些不完美。

    但是Shaw还不明白。

    她无言地凝视着Root的眉眼而后紧紧地拥住了她温软的身躯,但是Shaw还不明白。

    没有关系,Root宠溺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之后又这么想到。


    欲望在燃烧。

    Shaw细碎的亲吻就如同热焰一般在灼烧着Root的意识,她面色潮红地褪下了Shaw的衬衫,熟练地解下了她的内衣,突然就钳制住了Shaw的双手将她整个人都压在了床头的护栏上。

    嵌进背部冰冷的触感也害得Shaw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疑惑地看了一眼Root狡黠的笑容,身前的人却莫名其妙地把一个枕头塞在了她的腰后。

    "这样你会坐得舒服一点。" Root拿起了Shaw褶皱的黑色衬衣颇有意味地提醒道。

    "我也知道这东西不太可能绑得住你——" Root的身体开始紧紧地和Shaw的胸口贴在了一起,她握着栏杆轻轻地舔咬过了Shaw敏感的耳垂,温热的气息也引得她的脉搏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沸腾的血液也不再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她的体内流淌。

    "要是你真的不乐意的话。" 衣物微凉柔软的触感渐渐包围住了Shaw的手腕,她的双手被Root用衬衫牢牢地绑在了坚固的护栏之上,Shaw试着稍稍挣脱了一下,正如Root所说的那样,这东西也确实不可能束缚得住她。

    "但是如果你不出声的话,那我就当作你答应了。" Root慵懒地把头搁在了Shaw的肩上又重新替衬衫打好了结,Shaw也用心地将Root身上不断溢出的迷情气息缓缓地吸进了肺部。千头万绪就犹如尘埃一般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地飘浮着,Shaw现在没有办法理清自己的思路。

    Shaw没有说话,她只是背着手贪婪地沿着Root的喉咙舔过了她的下巴,她的眼眸逐渐染上了更为朦胧昏暗的神色,唇间的低吟也随着她愈渐低垂的眉眼而变得更加含糊不清了起来。

    Root满意地笑了。

    她侧着身子关掉了床头的电源开关,眨眼之间床上的两人就完完全全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Sam." 

    太黑了。

    Shaw什么都看不见,黑暗中的呼喊也似乎是来自某个遥远的国度而并非是身前的人。她感觉到Root的重量开始变得越来越轻,她离开的同时Shaw也只能听自己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甚至都没有办法确定Root现在是不是仍然还在她眼前。

    "Sameen." Shaw能感觉到自己正处在一种难以言喻的境地之中。她能清晰地听见Root的话语间泛滥着的情欲,她看不见她的脸,但她冗长的吐息间的热度却也已经足以将自己烧成灰烬。

    丝质的绑带在黑暗中渐渐缠绕上了Shaw的脖子,Root的气味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突然紧贴上小腹的异样软热也终于让Shaw意识到了刚才那一阵声响是怎么回事了。

    黑暗总是令人又爱又恨的。


    "你只能属于我。"

    Root又重新跨坐在了Shaw的腰腹之上。

    她湿软的舌尖开始小心翼翼地描绘起了Shaw齿间的形状,Shaw却在听见这一番言论之后略显不满地咬了咬她的舌头。

    Root用拇指轻轻地抚摸起了Shaw的脸颊,微微突起的面部肌肉和嘴角处浅浅的凹陷也让她意识到Shaw此刻应该是有些得逞地笑了。

    "乖乖听话。" Root稍稍用力地扯了扯丝带之后又更加贴近了Shaw的脸,她滚热的呼吸轻柔地散在了Shaw微启的唇间,身下的人却突然恶意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下腹的湿热与平滑的小腹毫无阻隔的蹭擦也害得Root的鼻息间不由自主地传出了一声细微的娇喘。

    而Shaw就算不用看也知道她一定是在笑。

    Root有些埋怨地捏了捏Shaw微热的脸,腰腹间愈发腻滑的感觉却也驱使着Shaw情不自禁地轻蹭起了Root掌心。

    她开始仔细地亲吻起了她纤细的手,Root的手臂环了上来,她火热的身躯也随之紧紧地跟身前的人贴在了一起。Shaw依然在认真地品尝着Root的美好,她的舌尖正在濡湿着她细嫩的肌肤,她想要拥抱她,只可惜Root现在不允许她这么做。

    身上的人的口中断断续续地发出了一些撩拨人心的气音,Shaw也试着更加曲起了膝盖让她的腿完完全全地抵住了Root的背部。牛仔裤略显粗糙的表面轻轻地擦过了Root的肌肤,她也不得不因为这种特殊的桎梏而更加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某种黏腻滚烫的液体也确实更大面积地沾染在了Shaw结实的小腹之上。

    "Sameen." Root无法抑制地扬起了嘴角温柔地捧住了Shaw的脸。

    "你可真是个坏蛋。" 她濡软的舌开始肆意地游走在了Shaw绵软的唇瓣上,她额前无意间落下的散发也因为此刻两人躁动不安的状态而越显凌乱了起来。源源不断的热流正在随着Root的掌心缓缓地渗入到Shaw的心底,她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哼,轻轻地扯咬过Root的下唇之后便开始欣然地回应起了她的渴求。

    就如同被喂下了过度甜腻的蜜糖那般,在心里泛起了更大的苦涩的同时,Root的意识也逐渐开始变得更加模糊了。

    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看不见对方汗湿的脸还有如饥似渴的眼,看不见她眉间的抽动还有红唇皓齿之上无法克制地颤抖。Root近乎失控地紧搂着Shaw的头扯着丝带的末端主动地将自己送进了她的嘴里,身下的人顺从地含咬起了她火热的娇躯之上最为敏感的红晕,激烈地舔舐也更是让Root的思绪毫无意义地跳动了起来。

    什么都无关紧要,只要她们能在黑暗中竭尽所能地感受彼此就好。


    含吻之后便是接踵而来的撕咬,Shaw潮热的舌尖每在Root的胸口上打一个圈她的指甲就会更深地嵌入自己的肩膀,但是Shaw喜欢这样。

    乐于享受她带着澎湃情欲的喘息还有颤栗,切身地感受着她身下汹涌情潮里的黏腻,还有她身上犹如催情剂一般的汗液充斥在滚热的大气之中快要烧灭自己的感觉。

    她当然看不见那根如丝般细长的连接着自己的舌尖与Root胸口的银线,看不见她眼里一闪即逝的忧虑和满足,但这些都不重要。

    像是渺然地飘荡在了天地之间,但是Shaw和Root都清楚她们不会是孤身一人。

    Shaw感觉到她的手开始有些发麻,而Root的下腹却贴着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滑腻了。

    太湿了。

    "Sam.." 她开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狠狠地厮磨着Shaw的耳鬓胡乱地低语了起来。她温软的身躯就犹如午夜潮汐般一次又一次地翻动着Shaw的感官,如绵绵细雨一样将她层层浸染,Shaw的下身也不禁随着Root此刻的狂乱而强烈地跳动了起来。

    Shaw试着闭上了眼睛不再企图去看透眼前的黑暗,她脖子上的丝带开始被扯得越来越紧,腰腹上的温度也正因为Root越发湿滑的碰触而急速地攀升着。Root开始神志丧失地在Shaw的耳边低声哀求了起来,Shaw终于灵活地解开了手腕上的束缚,紧拥着Root的身体便毫无阻碍地直达了她的最深处。

    弹指间的慰藉。

    Shaw倒是突然觉得这个家伙今天似乎有些兴奋过头了。

    Root就像是虚脱了一样瘫软在了Shaw的肩膀上,温热的液体也仍然还在她的下腹之上缓缓地流淌着。Shaw轻轻地拍了拍Root的背搂着她坐直了身体,身上的人却始终都死赖着她一刻也不想离开。

    "你弄得我湿漉漉的。" Shaw无可奈何地摸索着Root的脸替她抹掉了额头上的细汗。

    "你又不是不喜欢。" Root又低下头轻轻地蹭了蹭Shaw的肩膀,微弱却有效的反驳一时间也让Shaw觉得自己无法回话了。

    Root在黑暗中再一次温柔地捧住了Shaw的脸。

    她正怀揣着无法企及的美梦凝视着那张不知隐藏着何种表情的脸,那个无法企及的美梦现在正被她眷恋地搂在怀中。

    爱会令人残忍,爱会令人卑微,但是Shaw还不能明白。

    能被Root紧搂在怀中的人便是她的美梦,让她全心全意地投入在其中无暇顾及其他任何事情的美梦,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办法舍弃的念想。

    但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会隔着无数道冰冷的厚墙,美梦终究是美梦,美梦和现实很难相逢。


    "Root." 

    Shaw的声音却又开始在这个温暖的冬夜里回响了起来。

    可美梦也总会有成真的时候。

评论(64)

热度(395)

  1. 沧海轻舟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