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Riding On The Star (1)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Sameen Shaw在去年夏天继承了她老爸的图书馆。

    当然了,虽然说是"继承",但其实也并不是因为她的老爸去世了或者遭遇了什么不幸。

    他也只不过是丢下了自己的女儿,然后偷偷摸摸地和他的男朋友去意大利旅行了。


    "三个月之后我们就回来,Sam."

    因为时间已经隔得太久了,所以这也是Shaw唯一还能回想起来的她老爸出发之前对她做出的承诺了。

    "好好对待它们。" 他扫视了一圈图书馆然后又轻抚过了手边的书架上那些略微有些泛黄的书本,Shaw的脸色也跟随着他的视线缓和了下来,而这大概也是她第一天上岗时这位前馆长交代过她的唯一一件事情。

    "..哼。" 现任的图书馆馆长兼图书管理员,也就是我们的Shaw女士,现在正在阅读着她老爸又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给她寄来的明信片。而从她不屑的冷哼声中我们也可以直接发现,今天对于Shaw馆长来说大概又会是心情不明朗的一天。

    Shaw随手掏了掏信封,又从里面抽出了几张照片。

    "天。" 她有些不适地伸长了拿着照片的手臂让它可能地远离了自己,Shaw一边翻着白眼一边不耐烦地别过了头,她不知道外面的天气怎么样,但这对老情侣在照片里的笑容绝对已经可以媲美她想象中的那种艳阳高照般的灿烂。

    大人的承诺果然不可信。

    虽然她自己也已经二十五岁了不再是个小孩子。

    Shaw仔仔细细地把明信片和照片重新装入了信封放进了手边的抽屉里,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靠着椅背就顺势把腿高高翘到了接待处的桌子上。Shaw开始注视起了远处泛着微光的落地窗,但她的心却不知道又向着哪一个方向到处乱飘了。

    而她手边抽屉看起来也已经快要被各式各样的信封给装满了。

    Shaw一脸不爽地咬碎了刚刚还含在嘴里的巧克力薄荷糖,算起来这已经是她做图书管理员的第九个月了。

    她真的希望她老爸以后再也不要用"去意大利定做西装"这种烂借口来唬她了。


    Shaw拍了拍身上的围裙站了起来,为了方便上班她总是只穿一件黑色的T恤还有牛仔裤,她会在来到图书馆之后套上挂在接待处的草绿色围裙,以免书里堆积的那些细小灰尘弄脏她的衣服。

    她会把她棕黑色的头发高高的扎在脑后,虽然在略显昏暗的图书管里她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的青春洋溢,但是如果只按照这副打扮来判断的话,将Shaw形容为一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大学生"也是一点都不为过。

    Shaw并不讨厌书,非要说得更清楚的话,她其实还有些喜欢这些方方正正的纸制品。更深入一点来说的话,她喜欢的其实是那些纸页间闻起来的刺鼻的气味。

    虽然闻多了也还是会让人觉得有些头晕。

    这家图书馆坐落在一个小公园附近,而且远离市中心。想来大概也不会有多少人喜欢这么隐蔽的图书馆。

    这已经是一座有些年龄的图书馆了,里面的设施也和图书馆本身一样也有些陈旧了。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巨大的木质书架上的油漆已经开始渐渐脱落,馆内有几处木地板即使隔着地毯踩上去也会发出难听的咯吱声,墙上的壁纸看上去也斑斑驳驳的。

    整个图书馆里都弥漫着一种古老的气味,也许所有的图书馆都会给人带来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被一个智者捧在怀里的遗迹。如果一定要给这个味道定个义的话,那么Shaw觉得这大概就是石棉的味道了。

    即使这个图书馆已经建立了很久了,这个城市里的大部分居民却仍是从未听说过这里,更别说来这里借书了。而且这个图书馆附近也没有供车辆使用的停车场,一般情况下读者们也都是步行着来的。

    也许他们来这里也并不是为了要进行学术讨论或者作研究要用的资料,反而更像是为了逃避。

    也许这也是一座日益衰破却没有人注意到的图书馆。


    偌大的图书馆现在只有Shaw一个人在为其工作,虽然工作的内容并不复杂,但她也还是开始考虑起了是不是应该要招聘两个人跟她一起来打理这里。而正如她的性格一样的简单粗暴,Shaw打出的招聘图书管理员的广告正文也是一样极其的枯燥无聊。

    只有五个字————"来整理书吧。"

    简直乏味到让人都不想多看这个广告两眼。

    可出人意料的是第二天居然就有两个人拿着招聘广告来应聘了。

    两个女人,大概和Shaw差不多的年纪,一高一矮,手挽着手的模样看起来也十分亲密。

    "来应聘吗?" Shaw眼神古怪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人这么问道。

    眼前的两人大概也正惊讶于这个图书馆的馆长的年纪居然会如此的年轻,所以才会在愣了好一会神之后才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你应该还没有吃午饭吧?" 她们从背后拿出了一个火腿芝士三明治递给了Shaw。

    现在正是午餐时间,看来眼前两人来应聘之前也应该是早有准备。

    对症下药,命中红心。Shaw满意地接过了三明治,尽管她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太满意的表情。

    "明天来上班吧。" Shaw一边拆着三明治的包装纸一边头也不抬地对着两人说到,她后来还知道了两个人中个高的那个叫Amy,个矮的那个叫Sarah,不过这些跟三明治比起来都无所谓了。

    可是第二天Shaw就感到极度后悔了。

    她依然还坐在接待处翘着她的腿,并且交叉着双手嘴里还含着巧克力味的棒棒糖。而让她绝对没有想到的是,在那对老情侣消失不见的第九个月之后,自己的眼前居然又冒出了一对更加火热的小情侣。

    Shaw有些不适的闭上眼睛皱了皱眉头,过长时间地紧盯着远处那两位在书架前一边理图书一边卿卿我我的新管理员已经让她的头愈发的开始痛了。

    Shaw狠狠咬碎了嘴里的糖,棒棒糖的棍子却因为她齿间太过用力的咬合而从她的嘴里蹿了出去,倏然隐匿在了桌子下面。

    "啧.." Shaw不耐烦地蹲了下来钻进了桌底,捡起棍子刚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却又因为过大幅度的动作而害得自己的头"咚"一声重重地撞上了桌板。

    "可恶.." Shaw一边死咬着牙一边扶着头就从桌子下方慢慢地往外挪了出去。

    "嘶—"

    "那个.." Shaw干脆坐在了地上揉起了自己的头,可是她连冷气都还没抽完一口,一个柔弱的声音传就冒冒失失地硬是闯进了她的耳朵里,迫使着她不得不一脸窘迫地抬起头看向了此刻正站在接待处前面的那个人。

    Shaw一脸不高兴地对着这位难得的访客紧紧地皱起了眉,眼前的人看着她的样子却忍不住抿着嘴微微地弯起了眼角。

    "我可以借这本书吗?" 她倾身倚靠着接待台对着Shaw晃了晃手里捧着的书,Shaw尴尬地抱着自己的头抓着桌子的边缘站了起来,她接过了她递来的书,然后又开始仔细地打量起了现在正站在接待处前的这个女人。

    一头棕发,身形高挑,直挺的鼻梁上架着的细框眼镜也让她的模样看上去变得更加温文了起来。她的肤色虽然白皙但却并不是那种带着病态的白,不得不说即使隔着镜片,她明亮的眼眸里所带出的笑容依旧还是让Shaw觉得充满了魅力。

    想要靠近,Shaw忍不住用力地摇了摇头。

    她想她一定是因为撞坏了脑袋所以才会突然产生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Shaw低下头翻了翻手里的书又看了看书名————《Invisible Monsters》(隐形怪物),随即便无所谓地扬了扬眉毛。

    她可没有料到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居然真的会是个"隐形怪物"。

    "在这里签名。" Shaw翻开了桌上的登记本,指了指空白处之后就示意着女人要在这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三周以后请把书本归还至本图书馆,如要续借也请劳烦您来本图书馆办理续借手续,每本书最多续借一次。" Shaw面无表情地合上了记录本,语调毫无起伏的如同背书一般对着眼前的人一口气这么说道。

    "好。" 眼前的人始终都带着笑意,办完了手续之后她仍然还站在接待处没有离开。

    "还有什么事?" Shaw一脸不耐烦地问道,她可不具备什么"良好的服务意识"。

    "没有了。" 女人撑着自己的下巴又直勾勾地盯着Shaw看了一会儿,Shaw有些不自然地撇了撇嘴,面前的人却在突然之间就对着自己歪着头神经质地笑了笑。

    Shaw全身发麻,她不知道眼前的人这种"吃定你了"的眼神里到底表达了几个意思。

    她满脸疑惑的看着棕发女人推开图书馆大门的背影,打了个冷颤之后Shaw便慢慢地翻开了桌子上的登记本。


    "Samantha Groves.." 

    Shaw低声地念出了刚刚那个女人的名字。她抬起头看了看仍然在远处书架附近打得火热的两位新管理员,Shaw开始有些担心起了两人周围脆弱的纸制书本会不会也因为她们此刻过于激烈的行为而熊熊燃烧起来。

    不过她却突然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地合上了登记本,而且她的心也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的烦躁不安了。 

    Shaw觉得这大概是因为春天已经来了。

评论(23)

热度(117)

  1.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Ri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