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Romantic Arousal in Winter (3)

( ͡° ͜ʖ ͡°)✧来打我呀——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Shaw带着一只格外美艳的树袋熊回家了。

    夜色浪漫,街灯辉煌,Shaw依然边走边交叉着双手绷着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表情,可Root却由始至终都满面春风地紧拥着她纤细的臂膀不肯撒手。

    而她不得不歪着头的模样看上去也确实像是在欢迎着Root的靠近似的,Shaw无奈地动了动肩膀,Root的下巴自然也是毫不客气地就搁在了她肩颈处带着些许凉意的肌肤之上。

    Shaw看似不情愿地皱了皱鼻子,脚下的步子却不自觉地逐渐跟着Root踩在了同一个频率上。

    身后的人唇间温热的气息清晰地围绕在了她的耳边,她的胸口也正贴着自己的背脊在有条不紊地起伏着。Shaw低下了头偷偷地在心里默数了一会儿,Root一次呼吸的时间大约是三秒钟,但自己的心脏在一秒钟之内却可以跳动两次。

    Shaw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她终于意识到现在是谁正在紧张了。

    每出踏一步Root的鞋跟也会跟着她的步伐在石砖地面上落下"咔哒"一声轻响,那便是潜藏在Shaw心底的不为人知的情感波浪。

    没有人潮拥挤,也没有纸醉金迷,夜晚愈发浓情的气氛也慢慢地开始聚集在了她们两人的世界里。Shaw安心地蹭了蹭Root深埋在她黑发里的鼻尖,脑海中却不自觉地想象起了身后的人照着镜子时抹口红的迷人模样。

    那一定会很性感。

    Shaw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

    Root稍稍地减缓了步行的速度,她顺手抓起了衣领又将两人裹得更加密不透风了一些,Shaw和她之间的距离却也因此而更加贴近了一点。

    "冷不冷?" Root眉目传情地问道,只不过她身前的人现在也看不见就是了。

    Shaw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Root身上的香气开始渐渐地由浓转淡,夜雾湿润的气息和她指间残余的烟味也在她的手轻柔地拂过Shaw的侧脸的同时缓缓地没入了她的鼻腔。Shaw歪着脖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凉且刺鼻的气味却让她的眼皮变得愈加沉重了。

    跨越过这个十字路口之后她就能够结束掉这段与Root一起漫步的旅程,她将会离开这个令人心神不宁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怀抱,在这之后要不就紧皱着眉头躺倒在沙发上苦思冥想,要不就趴在床上努力地去享受一场不那么安稳的睡眠。

    Shaw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就在她的鞋尖刚踩上斑马线的白色边缘的时候,在快速闪烁的绿灯还未来得及转换为刺眼的红色之前。

    再等一会儿好了。

    无论她停下来理由是不是因为那双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忽然间略显犹豫的收紧,Shaw都想要试着和Root一起再等一会儿。

    Root微晃着头用鼻子轻蹭开了Shaw耳边的散发,她薄而柔软的唇轻轻地扫过了Shaw的下颚,身前的人意识恍惚地对着远处模糊的红光微微地眯起了眼睛,眼角边温情的浅吻也让Shaw此刻的困意变得更为浓重了。

    "Sameen." Root倚靠着Shaw头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嘴里却依然还在呢喃着这个她最喜欢的名字。

    像是一句承诺,也许更像是一个秘密。

    Shaw决定了要带她回家。


    "你能别总是睡在地下铁里的那张破床上吗?" 

    Root略带埋怨的语气突然飘出浴室传进了Shaw的耳朵里。

    漫步没有了,怀抱也没有了,Shaw交握着双手惬意地扬了扬眉毛,反正她也懒得再去计较这么多了。

    至少Root现在仍然还在这里。

    "那你就不要——" 落枕处突然袭来的高温害得Shaw不由地全身一震闭上了嘴,她略微挣扎着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身后的人却又用力地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老老实实地重新靠在了沙发的扶手上。

    "别动。" Root抓着Shaw的肩膀微微地低下头警告道,她的手也依然还搭在那条刚被她拧干的滚热的白毛巾之上。

    "不要我什么?" Root叠好了手里的毛巾之后又继续替Shaw捂住了歪向一边的脖子,热气开始源源不断地渗进了Shaw僵硬的肌肉里,她侧过头偷偷地瞄了一眼Root被热水烫得通红的手背,紧接着便也乖乖地倚靠在了扶手上面不敢再乱动了。

    "..不要总是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出现在我面前。" Shaw翻了个白眼开始回想起了这几个月之内发生的事情,Root要不就是三更半夜伤痕累累地倒在她的枕边害得自己不得不醒来替她包扎伤口,要不就是窝在她的沙发上精疲力尽地闷头大睡,害得Shaw不得不在起床之后又得小心翼翼地把她抱进卧室。

    而且她也实在是不想再替这个家伙做早饭了。

    再说去冒险的话难道就不能带着自己一起吗?

    Shaw试着仰了仰头却依然还是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颈间的抽痛,Root轻笑着敲了敲她的额头,扶着她的后脑就顺手又把她的头给推回了原位。

    她开始从Shaw的身后慢慢地踱步到了她的面前,Shaw也顺便将手里渐渐冷却的毛巾翻了个面再次覆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大面积的高温和热气也终于让她的肩颈缓缓松弛下来了。

    Shaw的头依然还倚靠在沙发一侧的扶手上,但她整个人却已经懒懒散散地完全陷在了柔软的沙发坐垫之中。

    Root顺势爬了上来,Shaw捂着脖子看着她轻皱起了眉头。她能感觉到她的高跟鞋正在跟自己的牛仔裤缓慢地摩擦着,她身上那件过于宽松的破网也因为她此刻撩人的姿势而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

    Shaw也只是看着她,看着她微微上翘的红唇还有轻轻摆动的发尾,看着她胸口雪白的肌肤还有性感的锁骨,既没有去阻止Root伏在自己身上的行为,也没有去拒绝她的身体渐渐跟自己贴在一起的举动。

    Root在放长线,而Shaw也情愿上钩。

    因为她能在她的眼中看见自己心底的渴望。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再见到我了?" 

    Root大肆地跨坐在了Shaw的身上,撩着头发点了点Shaw的鼻子之后就一脸挑衅地对着身下的人这么问道。

    "随便你怎么想。" Shaw低垂着眉眼紧紧地抓住了Root那只不停在她胸口作祟的手,嘴上倒也仍然还是满不在乎地对着她这么回答道。

    "Sam, 你还是这么容易害羞。" Root渐渐倾下身子向她投去了一个揶揄的眼神,Shaw下意识地顿了顿,她只好满脸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也没有听见。

    她的喉咙不由自主地紧缩了一下,搞什么鬼,她都忘记了Root现在的职业是个应召女郎了,还是自己愿意为了她去抢银行的那一个。

    Shaw用力地按了按她的肩膀,她得让自己冷静一点,至少不能每次都因为这家伙的挑拨就轻易失控。

    而令她恼火的是她的脖子居然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痛了。

    "Sameen." Root搭着Shaw的肩膀轻抵着她的额头故意撒了撒娇,身前的人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安静了下来。

    Root已经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了,Shaw注视着她的双眼正在强烈地动摇着,而只要她开口,自己就会听从她的命令即刻消失在她的眼前,但Shaw没有这么做。

    只要她一声令下。

    Shaw也仅仅只是用指腹轻轻地摩蹭了一下Root的侧脸。

    她当然可以选择让Root马上离开,但是她不想让她走。

    "快去洗澡。" Shaw一边抚摸着Root微热的脸颊一边又更加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她微仰着头贴着Root的鼻尖随意地嗅了嗅,烟味香水味化妆品味,Shaw其实不太喜欢Root闻上去这么复杂。

    "那你把睡衣借我穿。" Root偷笑着缩起了肩膀双臂却不由自主地环在了Shaw的颈后,她实在是太乐于享受和身下的人这样难得温存的时刻了。

    "自己去衣柜里拿。" Shaw轻轻地揉扯着Root的耳垂不禁笑道,令感到她焦虑不安的人是Root,令她变得躁动不已的人也是Root,Shaw觉得这真的是太矛盾了。

    Root的白指开始悄悄地缠绕起了Shaw的耳边飘落下的长发,一圈一圈地绕过她的猜忌,一点一点地绕过她的迟疑,将她绕进一个如梦似幻的境地,再缓缓地渗透进她心底最深的地方。

    "那就再等一下。" Root轻轻地咬了咬Shaw的脸颊。

    厌恶过她,憎恨过她,可是Shaw还是会需要她。

    试图摧毁过她,奋力营救过她,无论如何,Shaw都只需要她。

    什么都会改变,但是Root知道她们不会。

    柔软的触感开始从她的脸颊蔓延到了她微启的唇间,Shaw不能拒绝Root火热的气息愈发靠近自己,也不能拒绝渐渐填满她整个口腔的那种温热,没时间感慨这么多,因为Shaw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令人情动的一吻。

    看来热敷也的确是有些效果,至少Root觉得Shaw这个吻的水平已经触到及格线了。


    "别把你的'工作服'到处乱丢!Root!"

    第二天早上。

    Shaw恼怒地捡起了沙发边上的那件破网朝着卧室大喊道。

    她放下了水杯仔细地叠了叠手里的衣服,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一边摇着头一边翻着白眼就将它带回了卧室里。

    别想大多,她们俩昨晚什么都没有做。

    由于Shaw不希望因为落枕的原因而被Root无休止地嫌弃她技术差,而Root也不希望自己的未来女友真的会变成一个"歪脖情人"的关系,所以她们俩昨晚什么都没做。

    尽管内心的冲动早已远远地盖过了理智,但显然两人也都还是觉得落枕的问题更胜一筹 。

    如果接吻和同床共枕不被算在调情的范畴之内的话,那么她们俩昨晚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做。

    回到卧室之后Shaw的眉头也依然没有松开,因为Root又在穿她的衣服了。

    "..你就不能不穿我的衣服吗。" Shaw靠着衣柜习惯性地歪起了头,虽然她已经能伸直脖子了,但颈间隐隐作痛的那种感觉也依然还是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可我的工作时间是在晚上啊,Sweetie." Root凑近了身前的人搭住了Shaw的腰腹娇嗔地笑了笑,她也是懒得再去扣什么衬衫的纽扣了。

    "..你的衣服不是都在柜子里吗!" Shaw有些别扭地贴着衣柜挪了挪身子低吼道,工什么作,她一点儿都不想听到Root提起她的"夜间工作"。

    将近三分之一的衣服下落不明,Shaw只想知道Root到底把它们丢在哪儿了。

    "要不你帮我换?" Root一脸暧昧地在Shaw的身前解开了衬衣上那为数不多的几颗紧扣着的纽扣,虽然调戏来调戏去也就那么几招,但是Shaw却次次都会掉进她的圈套。

    不管Root是不是故意的,反正Shaw觉得她一定是故意的。

    "做梦去吧!" Shaw迅速直起脖子略显慌张地推开了身前的人快步离开了卧室,她发誓自己今晚绝对不会再把这个家伙带回家了,绝对不会。

    不过她落枕的毛病也就快要痊愈了。

评论(43)

热度(276)

  1. 沧海轻舟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