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Black Bumbershoot and Faint Sparkle (3)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Top Floor

 

 

 

 

    "跟我走。"

    她喑哑的嗓音就如同来自异域的呼唤般在她的耳侧朽化成了黄沙中的一粒尘埃。

    Shaw握住了她冰凉而柔软的手,在Root甚至还来不及找出一个贴切的词语来形容她的神情的时候。她手掌的火热温度和脉搏的剧烈跳动无一不安定地降落在了自己心底,偏执的举动中包含着却是几乎令人快要发狂的仁慈与宽容。

    她想要带她走,短暂地逃离这节潮气沉重的车厢,短暂地抛弃她至高无上的神祇,短暂地在这场遥遥无期的战役里做一次遭人唾弃的逃兵。

    她想要带她走,想要带她走,带着她踏上清冷海岸边的无人小岛,趁着挽歌还未开始诵唱,影子还要追逐夕阳。趁着被褥仍然温暖,酒瓶尚未空荡。

    在金色黄昏终要完全被黑夜吞噬之前,她要带她走。

    而那是一片每每闭上眼睛,就会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里的光景。

    她们并肩安坐在傍晚时分空无一人的金色沙滩,双双聆听着令人觉得恍若隔世般迷妄的海浪。水面上跃动的光斑带着Shaw去向了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而Root却只能注视着微风轻柔地吹拂过了她在黄昏下泛着浅金色的长发。

    她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一言不发地看着夕阳下Shaw沉默的侧脸。她低垂的目光就犹如被卷进了忏悔的浪潮里那般摸不清方向,没有人知道Shaw静下来的时候究竟在思考些什么,Root也不知道,但只要Shaw仍然还活在她眼里就好。

    "Root。"

    就犹如将一个没有答案的谜题抛向了一望无际的海岸那般,她低声呢喃起了她的名字,在薄暮里,在海潮里,她看着Shaw,Shaw看着海,就像目睹着一个怪诞的梦一样无法醒来。

    Root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心脏却由于迎面而来的腥咸海风而感觉到一阵更为疼痛的紧缩。

    但她仍然感谢Shaw像是有所感应那般在海潮汹涌的瞬间阻止了她将要问出口的蠢话,再得到一些足以用来驱除她内心的恐慌却无法在她们之间成立的回答。她看着如同火烧般炙热的晚霞被尽情地抛洒在了Shaw浅浅的酒窝里,而这一刻她的名字在她口中就仿佛密约般值得被珍藏。

    Root尝试着挪动了身子更加挨近了身边的人,像是寻求庇护似的倚靠在了Shaw的肩膀上。Shaw没有拒绝,她甚至破例允许Root以一种近乎难舍难分的方式交握住了她的手,如蝴蝶破茧,如飞蛾扑火,Shaw不能拒绝。

    她安静地看着刺眼的夕阳渐渐地在湛蓝的海平线下垮塌,看着犹如金鳞般闪耀的海面不再透亮得好似艳阳。她出神地倾听着阵阵海浪下她近乎沙哑的喘息之声,海风捧住了她,温柔得就如同让她陷进了上帝轻轻摇晃着的温暖怀抱一样无法自拔。

    她才明白她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而直到浪潮退去,Shaw才终于带着她在渐朗的月色下重新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互相纠缠再互相伤害,这本就是她们之间再正常不过的相处方式。

    一切都发生得自然而然,像是往常那样在跌跌撞撞进门之后将她狠压在墙上占尽先机,纵情地沉浸在与她唇齿交缠的细节里。再假装神情庄重而严肃地在漫步中解开她的腰带,稍稍低下头却能够马上就嗅到自她体内散发而出的迷乱气味。

    没有人需要祈求被宽恕,她正在这个喧嚷的夜里毫无保留地对她坦露着自己的欲求。肆意地贴近她汗湿的胸口小声呓语着她内心深处的渴望,绷带反复摩擦过背脊而带来的快感甚至让她的指关节都要开始变得冰凉。

    想要她,想占有她,想让自己的齿痕变成铭文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上,妄想她能够虔诚到只将自己瞻奉为唯一的信仰。尽情地吮吸着倾泻在她颤抖肩膀上的华耀月光,透白纱帘下只有如痴似狂的欲望好似迷蒙的夜雾般四处飘荡。

    她的指尖正缓缓地沿着她的曲线认真地描绘着进入她体内的路线,双耳正用心地倾听着她胸口被拧转时从喉间流出的好似嘈唼之声的呢喃。她开始不停地幻想起了她高潮迭起时无处躲藏的可爱模样,一如无数个荒诞的夜晚她佯装自己正酣睡在她的身旁。

    她拥抱她,爱抚她,进入她身下仅仅只是因为对视就泛滥而起的热浪。想必她也一定会甘愿为自己卸下镀铬的铠甲,在委身求欢之时用力划动毁灭自我的船桨。

    在潮热的双腿之间挖掘出梦境的遗址,再用湿润的亲吻灼烧她翕动的红唇。单薄的衣物在窸窣声中缓缓落到了地上,黑夜也终于蓦地在漫天繁星的斑斓中随之轰然倒下。

    她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夜晚。

    她正赤裸地依偎在她的怀里缓缓地平复着热情退去后的喘息,微凉的晚风轻轻地拂过了她的背脊,她温柔的手也正覆在她柔顺的长发上给予着她应有的疼惜。

    "Root。" 皓白的明月正流转在她漆黑的眼里。

    她小心翼翼地将那条为夏日准备的薄毯盖在了她的肩膀上,身前的骚动和忽然袭向胸口的温热气息大概也就是她正在回应自己的证明。

    在一个蝉鸣似雨的夜里,Shaw欣然地回绝了Root在床上火热撩人的二次邀请,过分留恋地亲吻了她的额头和手背,最后也仅仅只是搂着她的肩膀让她更为安逸地窝进了自己怀里。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久违的温柔拥抱却近乎残忍得令Root快要窒息。

    Shaw感觉到了,当她们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激烈地索求着彼此的时候,某种令她最为反感的情愫又再一次涌现在了她的脑海中。渴望她也怨恨她,舍不得她却又不得不远离她,极端的情绪就如同长满尖刺的痛疾深深地扎根在了她的心里,昼夜不停地反复试验着她遗忘Root的可能性。

    从怀里传出的轻笑声却倏地打断了Shaw的思绪。

    Root微微仰起头宠溺地抵蹭起了她的下巴,一心认定渐渐从自己眼眶蔓延而出的热度都只不过是因为疲惫而产生的幻觉。耳畔深处渐强的嗡鸣声却开始让她眩晕到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所以她才只能像是妄图逃避一般缩瑟着发麻的身体更为胆怯地躲进了Shaw的怀里。

    "好。"

    这样也好,窗外倏然飘落的细雨就这么淅淅沥沥地催促着她尽快闭上了眼睛。

    正确也好,错误也罢,她从不怀疑,这是Shaw的意愿,而Root甘愿为她实现。

    

    她的挚爱总是喜欢出现在昏暗的阴雨天里。

    Shaw沉默地目睹着天色渐渐从灰白到混浊变黑,从下午三点开始直到这一刻为止,她和Reese各自撑着雨伞紧紧尾随着同一个目标人物,两人的鞋面上也始终都覆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任务最终结束在了一场无可避免的枪战里,在一场又一场能够为他们提供他人无法给予的救赎与安慰的枪战里。

    Shaw又一次撑着她的黑伞站在了夜雨里,她的长发上布满了硝烟的气味,手臂上破旧的绷带也早已变成累赘。但她一点也不狼狈,甚至在雨里看起来有种诡异的矜贵。

    至少Reese站在她的背后时,他是这么感觉的。

    然而她还在等待,深浓的眼眸穿越过一片又一片窗台。Shaw不知道还有什么值得她这样等待,她只是觉得她等待的事物仍然还没有到来。

    "回去吧。" 说不上Shaw这种自我封闭的状态究竟是好是坏,但Reese也觉得自己大可不必对此有所介怀。

    Shaw早已不记得今天下的是这几个月之内的第几场暴雨,但她却能够清楚地意识到今天是Root不在她身边的第四十二天。而Root不会知道,从那个黄昏渐逝的日子开始,每一天每一天Shaw都会更为疯狂地想念她的温度包围着自己时,那种令她全身细胞都为之苏醒的感觉。

    但Root却总是会在身处枪林弹雨中时对Shaw爆发出强烈的占有欲,又或者在弹尽粮绝之时发了疯似的回想起她秀发上的迷人气息。Shaw就像是每日定时定点注射进她体内的麻药一样令人上瘾,Root控制不了,她只能昏昏沉沉地依偎在没有Shaw的时间里。

    她们都厌恶透了这样的自己,人一旦有所寄托就会变得软弱,她们都憎恨软弱。

    Shaw伫立在潮湿的窗台前她打开了手里的啤酒,暴雨依然在没完没了地下着,啤酒花溢出瓶口的幻美景象却突然令她眩晕到失去重心般跌坐在了沙发上。

    她开始强烈地感觉到不安,胆战心惊地瞠视着昏黄路灯中密集的雨水淹没街道。她仰靠在椅背上,眼前飘动着的纱帘却轻柔到让她觉得忍无可忍。源源不断的热汗沾湿了她额前的碎发,她的味蕾成为了酒精的俘虏,心脏就仿佛正在随着填满整个胸腔的热流熊熊燃烧着。

    都不够,再多慰藉都不够,Shaw的心裂开了一道需要精心呵护的伤口,她只能等待Root来解救。

    茶几上突然响起的电话振铃声却让她一瞬间猛地就从幻觉中抽离了出来。


    "……"

    Shaw战战兢兢地接起了电话,就如同告示着这场暴雨直到末日来临也不会停歇一般,她清楚地听见了电话那头更为骇人的刺耳雷鸣,透过听筒传来的混合着沉重喘息的雨声也更是令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悸。

    她沉默着,不由自主地减缓了的呼吸的速度好让对方可以跟上自己的频率。一秒,两秒,三秒,Shaw妄图让她们的气息隔着屏幕交汇在一起,但到头来她也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在白费力气。

    她只能精神错乱地聆听着她愈发微弱的呼吸,想要开口却又根本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我想见你。"

    Shaw开始觉得自己全身的器官都被胡乱地拧在了一起。

    她听见了,听见她在雨中失去了甜软与亲昵的声音,枯哑得就像是被活活撕扯着声带一样难听。但是Shaw不太确定,此刻Root颤抖的嗓音就仿佛是在向她缕述着这世间所有值得她恐惧的事情,可是她却仍然能感觉到她的语气里还是一如既往带着笑意。

    "……"

    Shaw回答不了,她开始逐渐体会到了一种令她痛不欲生的负罪感,脑中却又突然回想起了Root在她面前惬意地甩过头发时,脸上那种几乎令她昏迷的摄人神情。

    但是她回答不了,胃里翻江倒海的错觉逼迫着Shaw跪倒在了雨里,她想要用力呕出体内所有她不熟悉的感情,不停滋生的恐惧却令她颓丧地蜷缩起了湿冷的身体,闪电时夜如白昼的刺眼景象也不免让她感到一阵脱力。

    "……我想见你,Sameen。"

    而这一刻她仿佛能亲眼看见Root瘫倒在雨里淌着热泪的情景。

    "告诉我——" 

    "告诉我你在哪?" Shaw像是幡然醒悟般撑起了摇摇欲坠的身体夺门而出,她狂奔在雷电交加的夜里,在星辰结冰的夜里,在骤雨如幕的夜里,她所有的希冀都要垮在这里,仅仅只是因为她不知道Root现在在哪里。

    "……Root!" Shaw屏住呼吸等待起了她的回应,她也在自己的怒吼里听见了异常尖锐的回音。她全身湿透地伫立在无数人用来狂欢的雨夜里,而恐惧令她变得渴望破坏,恐惧令她变得渴望将一切都通通摧毁。

    "......"

    没有人回应她,黑夜正在她空洞的眼眸里积聚着她难以承受的热度与重量,也许真的只有将这一切通通都摧毁,她才能够在这个阴暗又危险的世界里求得一丝渴望已久的欣慰。

    她想要她,想见她,不敢找她,不敢告诉她。

    Shaw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都已经太迟,Root的身影和她的意识都正在混浊而沉静的夜幕里渐渐远去,她茫然地凝视着被黑暗笼罩的街道,回过神来反而连眼前的路都看不到。

    她在发抖,而背后吹来的,却是宛若来自地狱般炽热的风。

评论(6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