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Black Bumbershoot and Faint Sparkle (Final)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Top Floor





    "Sam.."

    Root很想闭上眼睛。

    她不再美丽,狼狈不已,全身无力地瘫倒在潮湿且肮脏的巷子更是让她变得难堪。迎面而来的漫天雨丝就犹如千千万万根银针刺进了她的心里,刺骨的疼痛和寒冷也害得她不得不竭力蜷缩起了湿冷的身体。

    Root还倒在雨里,带着笑意,无能为力地任由雨水打湿她的眼角,双眼通红地幻想着夺眶而出的热泪会跟随雨滴穿过她的指缝,幻想着它们能汇聚成溪流浸润大地,幻想着它们会浸润大地再沉没于海底。

    她还倒在雨里,听不见雨声,看不见灯火,除了Shaw以外也不能再思考更多。暴雨正在不停着地冲刷着她腰腹周围的血迹,子弹依然还牢牢地驻扎在她的身体里。每一次呼吸她的肋骨都像被狠狠插入钢钉般疼痛着,但Root现在管不了这么多,她必须忍耐。

    她死咬着牙掏出了口袋里还未失灵的电话,幽暗的光打在了她狰狞的脸上,汗水和雨水不停地从她苍白的脸上滑落,满手的血液甚至都让她没办法顺利地解开屏幕锁。

    "..帮我个忙.." Root失神地望着猩红的屏幕稍显气馁地喃喃自语道,原本就足够紊乱的呼吸也因为她此刻的负面情绪而更加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她想见Shaw。

    她很想她,很想见她,无尽的黑暗张牙舞爪地笼罩着她,可她必须站起来去找她。

    这个想法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让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变成了支撑着她熬过这个黑夜的唯一信念。她想要见她,无论Shaw是不是还在逃避自己,就算是最后一面也可以,她不能让她们两人之间到头来只剩下填不满的遗憾。

    Root开始拼命地扒着湿滑的墙壁用尽全力撑起了身体,她的腹部仍然还在不停地渗血,跌跌撞撞地推倒了街边的垃圾桶之后刺鼻的气味又迅速混进了她急促的呼吸里。她觉得又晕又渴,意识也逐渐模糊到了无法辨认出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耳边传来的沉重喘息却让她已然被疼痛完全侵蚀的身体蓦地多出了一丝快慰。

    她知道的,知道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怪人总是宁愿独自踏进黑暗前行,知道她荒凉的心其实有着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细腻。知道她总有一天能够亲手救赎这个已经失序的世界,也知道她一直都渴望为这个错误的开始画上句点。

    知道她的温柔,知道她的胆怯,知道她偶尔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自己有所想念。

    震耳欲聋的雷声也无法掩盖过Shaw在她耳边无意识缓慢下来的气息,但Root跟不上她的频率,愈发嗜睡的感觉甚至都让她没有办法掌控好自己的呼吸。

    她无法让她们的世界交汇在一起,至少这一刻,她做不到。

    "..我想见你。" 她想要保证咬字清晰却又控制不了自己嘶哑颤抖的嗓音,极度的疼痛让她开始发了疯似的嗤笑起了自己。Root仍然还步履维艰地行走在雨里,但是她却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向着Shaw靠近。

    "..我想见你,Sameen."

    她最终还是脸色惨白地抱着寒冷又虚弱的身体倒在了雨里。

    Root的周身又逐渐蔓延出了一片猩红的血海,她开始憎恨起了这样的天气。如果不是下雨,她就会拥有更多的时间和Shaw并肩而立,如果不是因为下雨,她就能够用更少的时间尽快回到Shaw的身边。

    但如果终究只会是如果,她的电话已经被暴雨浸透得完全失灵,她的意识也渐渐更加趋向于空白。她开始不记得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倒在这里,不记得今天是何年何月何日,不记得自己姓什么名什么,却唯独没有忘记过Shaw的身影。

    她知道她会来找她的,她相信她们终究会在雨中再次相遇。

    而在这之前,她不能合上眼。


    恍惚之间Root又开始感觉到浓浓的血腥味里似乎多出了某种让她朝思暮想的气息。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犹如海潮般涌入她鼻腔里的混浊气味和腹部丝毫未消散的痛楚也令她从漫长的睡眠之中惊醒了过来。Root什么也看不清,她只能感觉到有人在暴雨中向着自己步步逼近,但将她搂入怀里的时候却又显得过分小心。

    Sameen。

    她知道Shaw会来救她的。

    通过机器,通过Finch,通过一切她能够想到做到接触到的方式,她会来救自己。

    Root微微笑着,吃力地动了动嘴唇却不能对眼前的人发出任何声音。Shaw搂着她的力度甚至大得让她的胳膊都开始生疼,但她却一点也不希望她松手。

    足够了,Root觉得。

    因为Shaw现在就在这里,和她一起。

    只和她一起。

    "别——" 她又强迫自己睁开了差一点就要闭上的眼睛。

    Shaw在发抖。不知道为什么,Root突然觉得全身一冷。Shaw从来对任何事情都是无所畏惧,但是现在她却正在抱着自己发抖。

    她能感觉到她湿冷的唇贴向自己的额头时那种极为局促不安的喘息,感觉到从她耳鬓滑落的雨水正在灼烧着自己的眼睛。Root开始觉得Shaw的神情和声音里似乎都多出了一些不曾有过的柔软与亲密,但这却也让更是她心疼得难以呼吸。

    Shaw横抱着她,站了起来,像是鬼迷心窍地想要和自己一起奔赴刑场。Root又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得过于美好,她中了枪,神志不清,冷雨还在不停地冲刷着她身上的血迹,她的大脑甚至都没办法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平稳地运行。

    她还睁着眼睛,细长的睫毛还会因为雨水而颤抖。但她的皮肤苍白,毫无神采,Root觉得她现在的模样在Shaw的眼里一定可怖极了。

    "别闭上眼睛,Root."

    Shaw的脚步平稳,踩在雨里。从Root伤口渗出的被雨水冲淡的血液落在了她的鞋面上。

    但这是Root第一次看见Shaw在雨里如此失魂落魄地注视着自己,可她现在却只想伸出手替她揉揉紧蹙着的眉头。

    "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然而她没能做到,Root无力地扯住了Shaw的袖口点了点头,她觉得好悲哀。

    Shaw低头看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女人,在朦胧的雨幕里,每踏出一步她都觉得有更巨大的黑暗在向她包围,而她以前从未像这一刻一样感到如此内疚过。

    "..Root?"

    Root安静了许久,依偎在Shaw的怀里倾听着雨的声音,她没能回答。

    

    她会救她。

    这是此刻Shaw脑海中仅剩下的唯一念头。

    她抱着Root让她平躺在了桌子上,Shaw拿出了急救箱,戴上了医疗手套极为仔细地检视起了Root腹部的伤口。她的状态开始趋于异常的冷静,镇定的表情里隐含着的也是几乎超越理性的忠诚。

    Root还在呼吸,闭着眼睛,惨白的脸却让Shaw的心一阵又一阵地抽痛着。

    但她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自责的好时机,Shaw剪掉了Root伤口附近的所有衣料又给她注射了一剂吗啡硫酸盐,子弹嵌留在了她的腹部但还未伤及内脏,她必须尽快为她手术。

    Shaw看着Root身上的血,深吸着潮湿的空气,感觉到Root倒在雨里时,那些包围着她的无尽的恐惧和孤寂。不知为何她又莫名想起了自己从医时,那些在她面前哭得痛不欲生的死者家属。

    有那么一瞬间,Shaw突然就觉得自己的音量好像被放大到了她近乎无法承受的范围。

    她的手臂开始动了起来,就仿佛救人是她的天性一般,落在Root身上的每一刀每一针都精准无比,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经过千万次计算般完美无缺。Root躺在她的面前,桌上的雨水包裹血液沿着桌脚缓缓地落在了地上。

    她仍然还安安静静地躺着,安静得就犹如把性命和信任完完全全交付给了这个人,Shaw不会辜负她。

    "..Sameen.." Root突然睁开了眼睛,微弱而痛苦的呻吟却就快要撕裂Shaw的心脏。

    "别说话。" Shaw温柔地轻声安慰着她,愈发加剧的酸涩感却令她的眼眶红得犹如一只暴走的异兽。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缝合针和丝线不停地顺着Shaw手臂的弧度停在空中又埋入Root的身体,她需要她活着,她不能让她死。

    她收紧了最后一针,打了结,剪断了丝线。Root已经再次昏了过去,但呼吸声依旧还在她耳边持续着。

    Shaw突然就像是全身被掏空似的跪了下来,不停冒出的冷汗又浸透了她整个背部。她觉得很无助,死死地抓着Root寒冷的手不断地祈祷着,Shaw从不相信上帝,但Root值得她这么做。

    她会带着她走出黑暗,会让她看见晨曦,只要她愿意等待,只要Root会为了她醒来。

    完整地替她包扎好了伤口之后Shaw又为Root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横抱着她让她安稳地躺在了床上。窗外的暴雨开始转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Shaw瘫坐在了床头,这短短几个小时却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疲力尽,她觉得很累。

    Shaw觉得很累,她开始伸出手细细地描绘起了Root在柔软的灯光下过分苍白的脸庞。她温柔,小心翼翼,想要将她冰冷的身体抱进怀里,但她不该这样。

    她不该这样,不该丢下Root一个人让她到处流浪,更不应该放任她让她四处逃亡。

    她应该保护她,应该担心她,应该让她留在自己身旁。

    可是Shaw觉得很累,她无法再继续思考,她只想握着Root冰凉的手沉沉入睡。


    Root醒来的时候,从她掌心传来的,是脉搏有力的跳动和她从未奢求过的暖人温度。她睁开眼睛,意识开始渐渐清晰。尽管呼吸的时候腹部仍然还会感觉到隐隐作痛,但至少她已经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了。

    她有些虚弱地侧过头看了看,天已经有些亮了,紧闭着的窗户上依旧还泛着一层一层的水浪,床头昏黄的灯光也依然温暖。

    Root沉默了一会儿,却始终没舍得把头转到另一边。她知道她最想见的人现在就在她身边,可她又期待又害怕,就仿佛她们之间互相面对彼此的时间是有限的一样。

    她又有些迷恋地嗅了嗅枕头上令人怀念的气味,然后才犹犹豫豫地把视线转向了雪白的天花板。Root稍微放了一会儿空,毕竟被子弹击中腰腹也不是转个头就能忘掉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Shaw睡得并不安稳而Root的小动作又太多的关系,总之当Root终于下定决心转过头面对着Shaw的时候,身边的人也早就已经睁开眼睛一脸疑惑地看了她许久了。

    "..." 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还真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尴尬。

    特别是在这两人的手还紧握在一起的时候。

    Shaw确实被吓了一跳,尽管她的反应看起来真的很迟钝。她慌慌张张地试图想要暂时放开Root的手好缓解一下这样尴尬的局面,但到头来她的手却反而被床上的人抓得更紧了。

    Root也没说话,她对着Shaw眨了眨眼睛,然后就一脸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你应该继续休息。" Shaw没挣扎,用拇指轻轻地蹭了蹭Root的手背,脑子里却硬是想了半天才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是在休息。" Root掀开被子有些费力地坐了起来,轻轻地撩起了身上的黑色T恤低头看了看。她的腹部被裹上了一层绷带,但伤口处却已经没有再继续渗血了。

    "躺下。" Shaw难得耐心地搂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回到了床上。

    Root仍然还是在一动不动地看着她,Shaw又自觉地握住了她的手,但这家伙脸上狡猾的表情明显就是在告诉自己她还有话没说完。

    "不流血了。" Root挪了挪身子枕上了Shaw的腿之后故意轻声嘟囔道。

    "我技术好。" Shaw挑着眉指了指她的腹部这么说着。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Root得逞地笑了,她可是一点儿也不清楚Shaw的手指向的到底是哪个部位。

    Shaw实在是忍不住低下头对着她翻了个白眼。

    "躺好了,我去给你倒水。" 她又得连哄带骗地抱着她搂着她让她安分地把头靠在了枕头上,Shaw百般无奈地轻抚着Root的脸叹了叹气。早知道这家伙醒了之后这么不老实的话,她当初就应该让那颗子弹留在她的身体里才对。

    Root的视线紧紧地跟着Shaw直到她走出了房间,她趁机下了床,她躺不住,她也不想休息。

    除了想一直黏着Shaw以外,她什么都不想干。


    "Sameen——"

    Shaw站在水槽前一脸不解地偏过了头,才刚转过身Root就又软绵绵地拖着虚弱的身子顺势赖在了她的身上。

    Shaw有时候真怀疑Root其实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中枪。

    尽管脸上一副满不情愿的样子,但Shaw也还是顺从地放下了空杯子乖乖地把手搭在了Root的背后。她的下巴轻抵上了Root单薄的肩膀,嘴唇倒是也因此而微微上翘出了一个看似变扭的弧度。

    Shaw想不出应该用什么借口来拒绝这样亲密的举动,Root的体温不高,但她的心很热。

    身前的人却忍不住撒娇似的蹭了蹭自己的脖颈。

    "..." Shaw又觉得其实偶尔这样抱抱也挺不错的。

    "好了,别黏着我。" 温存了一会儿之后Shaw便松开手拍了拍Root的肩膀,以此示意着她差不多应该要放开自己了。

    拥抱,拥抱,尽管她也真的很想一直紧拥着身前的人,但考虑到她现在毕竟还是个伤患,Shaw觉得自己也应该要表现出一些正常人该有的体谅。

    "你得躺着——" 但Root可不需要,她很难在Shaw的身边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正常人"。

    "..好好休息。" 她的双臂反而在自己的腰际收得更紧了。

    "不要。" Root盈盈含笑。

    窗外的雨下得疏密,沸腾的热水正在向着水壶口徐徐地冒着热气,Shaw半推半就着好不容易转了个身,Root却又仗着自己身上有伤假装委屈地贴在了她的背上。

    "我站不住了——" 身后的人又死皮赖脸地将她圈进了怀里,Shaw也只好十分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去坐着也行,好吗?听话,别黏着我,至少现在不行。我还得给你弄点吃的,你这样缠着我我很不方便——"

    "..." 她无端沉默了一会儿。

    "..你就不能先好好听我说话不要乱动吗?控制一下你自己,Root,信不信你的手要是再敢往下一点点我就要揍..."

    "往上摸也不可以!!该死的!!"

    她喘着粗气双耳通红,令某人窃喜。

    "好好——" Root有意把双手停在了Shaw的小腹和胸口上拖长了尾音懒洋洋地回答着。

    她真是没想到Shaw啰嗦起来的时候居然会这么啰嗦。

    

    "坐好了。"

    Shaw有些气急败坏把手里的水杯递给了眼前的人,Root反倒是一脸无辜地对着她撇了撇嘴。

    雨还没停,阳台上也还挂着她总是忘记要收进屋里的黑衣。她的桌子上还沾染着Root昨天留下的血迹,术后残存下来的物品也都仍然还散在桌边未作整理。

    Shaw站在窗边凝望着笼罩着这个偌大世界的水雾,她开始陷入沉默。Root正坐在她背后的沙发上,眼睛追随着她的视线,手里的杯子磕上茶几的声响却不禁将Shaw的意识敲向了更远的地方。

    Shaw开始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敲钟人,也许他们都是,Finch,Reese,还有Root。这个沦陷在罪恶时代里的幸与不幸其实都与他们无关,但是他们却有责任必须要去承担。

    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她可以什么都感觉不到,可以什么都不用在乎,她的世界里也只有争斗和杀戮值得她去专注。

    在那样的时间里,她无所畏惧,视死如归。她只需要战斗,在锋利的刀刃和战火硝烟下找到慰藉。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Sam."

    Root柔声唤道。

    Shaw安静地转了过头,一言不发地凝视着昏暗光线里Root苍白的脸还有热切的视线。

    她开始明白得更多,多到她几乎快要抵挡不住,多到让她只想将眼前的人据为己有。

    Root对着她意图不明地招了招手,她不想去猜测Shaw究竟在想些什么,她只是觉得她刚才的背影看起来太过孤寂了。

    "怎么。" Shaw迈了几步走到了茶几前面。

    "再过来一点。" Root对着Shaw伸出了手,Shaw不会拒绝。

    "我有话要告诉你。" 她温柔,坚定,柔软而炽热,Root全都知道。

    "要说什么?" Shaw有些好奇地抓着Root的手走到了她的面前,Root轻扯了扯Shaw的衣角,Shaw温顺地弯下了腰。

    她们的距离很近,在彼此交汇的呼吸声中轻轻喘着气。她的心跳如奔雷般猛烈,她的眼睛如星辰般耀眼。她长长的棕发滑下肩膀,身上的痛楚也早已因为她的靠近而消失殆尽。

    她搂着她的脖子,仰望着她。像仰望着她的上帝,仰望着她的唯一。

    敲钟人不必太过孤寂,敲钟人也总会值得被人疼惜。

    Root薄而凉的唇小心翼翼地压了上来,Shaw捧着她的脸,Shaw的眼睛很热。

    她的眼睛很热。


    "说完了。"

    Root轻抵着Shaw的额头笑道,她腹部的伤口依然还在隐隐作痛,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受。

    Shaw倾身拥抱着她,一切都不合理,但她不介意。

    Root总是让她一次又一次推翻自己的决定,但她不介意。

    "Sameen."

    "我得回去一趟。"

    Shaw全身一僵,她迟疑片刻,咬唇点了点头便决定要松手。

    "你知道的——" 但是Root可没打算要放开她。

    "整理整理衣服,今晚就搬过来住。" 她忍不住靠在Shaw的肩膀上轻笑出声,Shaw刚刚绝对是搂着她松了一大口气,Root明显感觉到了。

    "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要求过。" Shaw故作镇定地挑起了一边眉毛。

    "我记得不就行了。" 

    她无法反驳。

    屋外的雨下得极为细密, Shaw带着雨伞陪着Root走出了屋子,朦胧的水汽霎那间就覆上了她的手臂。

    "等我回来?" Root小声问着,贴心地替Shaw拍走了肩膀上的水滴。

    Shaw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她撑开了自己的黑伞,把接踵而来的怪念头全部都赶出了脑海。

    "..走吧。" Shaw看着明亮却仍然还在落雨的天低声说道,接着便抬起手臂将雨伞举过了Root的头顶。

    "让我陪你。"

    这是Root第一次和Shaw一起驻足在了她的伞下。

    说不清是错还是对,但至少这一刻,Shaw不会觉得后悔。

    这场雨就算下到天崩地裂也可以,就算下到世界毁灭也可以,她不会离开。

    Shaw在雨里稍稍站了一会儿,闭着眼睛,吸气,再呼气,手握着伞柄。

    Root静候在她身边,宠溺地看在眼里。

    她哪儿都不会去,她可以逃避,可以反抗,但她哪都不会去。

    Root就在这里,她的热情,她的意志,她的爱都属于自己,Shaw不会离开。

    要知道从现在开始,这把伞下再也不会只是她孤身一人了。


    Fin.

评论(86)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