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瓜

RUINS

Extramundane Lagoon

*BANG!!!!!!!!!!!!!!!!!!!!!!!!!!!!!!!!!!!!!!!!!!!!!!!

*泪流满面到手抖的难道我我是一个人吗!!!!!!!!!!!!!!!!啊!!!!!!!!!!!!!!!!!aaaaaaaaaaaaaaaaa!!!!!!!!!!!!!!!!!!!



 

 

"好点了吗。"

几乎就是在她眼睑颤动的相同瞬间,Shaw的低语就抢先占据了她的听觉。

Root偏过头,徐徐地睁开了眼。

Shaw的脸就近在咫尺。

一时间Root有些失语——这是第一次,在双方意识都还算清醒的状况之下,她们之间的距离如此接近——浪漫,温情,没有秘密,Shaw的双唇与自己的仅仅相隔毫厘,她温热的气息穿透晚风,交汇她的呼吸,汗湿她的手心,成为她此刻噤若寒蝉的原因。

青白的亮光来自Shaw的后方——无伤大雅,Root心想,这并不会妨碍到自己对她的欣赏——即便Shaw正处在最利于将情绪藏进黑暗的方向,也是一样。

她微微倾斜的头和被阴影所笼罩的五官都在剥夺着Root的注意。Shaw的黑发蜷在肩膀,在光线的照映下,她鼻尖与双唇的轮廓依然隐约可见,那双明亮的眼则是从未在黑暗中离开过自己。

哪怕一秒。

Root定睛凝视着她,在一种缓慢而静谧的节奏之中,Shaw的眼神闪烁,鼻息轻颤,眉间显浅的皱纹里又似乎夹杂了些许焦灼与不安——她从不表达,希望的,想要的,害怕的,憎恶的。

但Root仍然爱极了Shaw这副隐忍的模样。

她依旧不答,只是任由面前的人神情迷茫地不停靠近她。繁复的心绪悄然流动在Shaw的脑海,但Root逐一听见。

而只要她不回答,Shaw就会永无休止地继续靠近她。

"好点了吗。"

她温声细语,一反常态,微热的手掌轻覆在自己的脸庞。

Root突然笑了。

满意,欣喜,诱人的弧度柔和地舒展在她的唇角,她脑中现在唯一能浮现出的就是Shaw的面孔。Root的神情灼热,轻佻的笑容却在Shaw的心里画下了一个极为复杂的句点。

Shaw的思绪一团乱麻。

常常会有那么一种渴想流窜在Root的意识里——一种令她体温升高的,心跳加速的,只关于Shaw的渴想。

这是一个非比寻常的夜晚。

银白的月光倾泻在了Shaw的肩膀上。Root看着她,在一片暧昧而充满臆想的夜色之中,认真地端详着面前的人柔软的双唇以及视线——那种渴想开始整装待发,攻陷自己的身心与大脑,令她的思想背叛,行动艰难。

"好点了吗?"

隔着沉默,Shaw再一次轻声问道。深夜为她的嗓音披上了一层更为性感且低哑的薄纱,在尚未点灯的房间中温柔地飘荡。

而Root开始注意到,Shaw这一次的问话里仿佛又多出了一点点盼望得到回应的关切——就一点点,或许是因为她们的距离实在挨得太近,所以自己才能够听得如此清晰。

她仍然不回答,只是从被褥里缓缓地抽出了较为靠近Shaw的那只手。Root漆黑的指甲开始细细柔柔地挑开了落在Shaw眼前的碎发——她的眼珠泛着丝丝亮光,甚至就连她额角已经处理好的伤口都为此而增添了一丝病态的美感。

Root渐渐回想起了Shaw受伤的原因。她无法让回忆精确到每一个细节,仅仅只是记得他们所有人共同经历了一场地动山摇般的爆炸,在血红色的夕阳即将落下地平线之时,Shaw紧紧地将她护在怀里,无人信奉的神祇最终陨落在了一场熊熊的烈火之中。

天际如同被暗色的血渍浸染,大片大片的灰烬缓缓地落在他们身侧,轻洒在她的脸庞和衣服上。

但她依然安静地靠在Shaw的怀里,丝毫不为所动。

Root再醒来时,窗外皓月当空,耳边则是Shaw轻浅的问候。她的手依然还贴着自己的脸,她的掌心还有着高于体温的热度。

已经没有什么比这更好。

Root犹在思索之际,Shaw的双唇却再次蠕动起来。

"好点——"

Shaw不自觉噤声,Root的指尖适时地切断了她固执的追问。

她开始触碰她,指纹轻巧地游走在她的双唇。她的手经过她喉间的鼓动,抚慰她肩膀的颤抖。Root喜欢这样,这种略占上风的感觉——任何能让她在这段模糊的关系里获得优势的事情,都是好的。

她轻搭住了Shaw的手臂——Root突然停了下来,不悦地皱起了眉。

若是足够细心,完整地描绘出Shaw紧实的手臂曲线对于她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题。只是现在——Shaw的右上臂完完全全地被缠上了绷带,粗糙的触感甚至让Root的手指都开始感到刺痛。

不过没有关系,她肯定会为她抓来最好的医生。

Root稍显费力地调整了一下姿势,Shaw顺从地抬了抬手,眼看着Root缓缓侧过身体,任由她慢慢地钻进了自己的怀里。她的手紧贴着她的背,一头棕发埋在她的胸口,迷雾般的情愫开始聚集在Shaw的身边,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疯狂地涌现。

但是Shaw没有反抗,没有逃避,她只是小心翼翼地环住了Root的手臂,又试图将她搂得更紧。

Root紧靠着她,惊讶于Shaw的温驯,又欣喜于她的温驯。她的脸颊轻轻地蹭过Shaw宽松的领口,她干净的脖颈又似乎还残留着熟悉且令人着迷的硝烟气息。

"不能再好了。"

Root回答,双唇温柔地翕动在Shaw稍显苍白的肌肤之上,声音尽管轻悄却也足以晃动屋内的空气。浓浓的依赖潜伏在她甜软的腔调里,就好像她对身前的人的拥抱和体温早已成瘾。

Shaw终于放松下来。

Root的意识里常常会冒出那么一种渴想——而此时此刻,Shaw就在她的身旁。

"我们赢了。"

她轻声喃喃道,语气平静得让人不可思议,软绵绵的音调听上去又反而更像是为了跟Shaw撒娇。Shaw的手正在有意无意地撩拂着她的发梢,她怀中的温度甚至也足以让Root忘却了腹部的痛楚。

她正拥抱着她,轻抚着自己的背脊。Root穿得极少,一件不足以用来御寒的薄衫甚至都让她产生了Shaw正在直接触摸她的肌肤的错觉。就连Shaw也不禁怀疑——Root腰上绑着的绷带说不定都要比她身上这件衣服保暖。

Shaw懒洋洋地发出了一声微弱的轻哼,也算是附和了身前的人开头的结论。

Root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赢了——从自己听见Shaw的声音的那一瞬间起,她就知道。在这个并非黑白分明的世界里,她终于拯救了那个最为值得被她爱惜的人类。

她绝不会容许那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她会陷入怎样的险境,无论需要她付出多少代价,Shaw都必须活着。

而如今她就在这里,安然无恙,Root已经不敢再奢求什么。

"Harold——"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Root的声音再次幽幽响起。Shaw本以为她早已睡着,可怀里的人缩缩瑟瑟的模样又让她反射性地皱起了眉头。

但她的手依然轻抚着Root的后颈,柔软的唇又紧贴住了Root的额头。

"他没事," Shaw不慌不忙地出声安抚,"Reese在陪着他。"

"……你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 她声音里突然又冒出了一点点不满。

"我有你担心了。"

Root轻笑道,很快就放下心来。

Shaw却眯起眼睛,仿佛忽然倾听起了远方传来的声音。

枪声。

Shaw看着暮色渐浓的天空,愈发想要闭上眼睛。

她竭尽全力,用尽每一分余力想让自己不再敏锐的感官向外延伸——可是她听到的只有枪声。

什么都没有,Shaw心想,觉得希望开始瓦解。

她一个人,自己一个人,没有别人,她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她孤独无依,世界上没有半个人与她作伴,她与众不同,天底下根本就没有和她一样的人。

偏偏是这个时候,Root出现在她的身前。

Shaw记得太过清楚,在她身陷囹圄,成为众矢之的的那个时候,是Root奋不顾身地来到她的面前。她眼看着她随着枪声倒向自己,血色的灰尘迷蒙着Shaw的视线,但Root却始终上翘着嘴角,带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Shaw承认,这件事情确实让她觉得有点难过。

Root躺在她怀里,不再神采奕奕,举枪的手也同时颤抖,Shaw横抱着她缓缓站起,在这瞬间,空中又接二连三地开始响起枪声。

她安置好Root,接过她手里的武器,枪柄浑然天成般地紧贴在Shaw的手心。

而Shaw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确实是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难过。

她看着Root被血液染透的腰腹和苍白的脸庞,Shaw倾身抱着她,悉心地感受着她们之间极为强烈的共鸣——她开始迫切地想要找到究竟是谁对Root开枪,迫切地想要看见每一个人眼中的恐惧。

"等我回来。"

Shaw站起身,灰尘黏上她手里的汗。Root觉得她离开自己的每一秒钟都好像有一生那么长,但是她仍然愿意等待。

可这一次也许她真的是太累又太过心安,所以才会这么轻易地就昏睡在了有Shaw存在的地方。

"Sameen……"

Root抬起头小声唤道。Shaw回过神来,她的棕发轻蹭过她的下巴。

"没有下次。"

Shaw的语气里不免带有几分怒意,明知道这是迁怒却又无法控制。但想必她针对的多半不是Root,而是自己。

Root自然也很清楚。

"我欠你的。" 她摇了摇头笑道。Root不愿意再提起,也更加不想再回想起那件事情。但Shaw在她面前倒下的时候,那一刻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

Root常常能将她逼得气急攻心,不管是言语还是举止。从这一点上来说,Shaw依然觉得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讨厌鬼。

"我没想让你还清。" 她的语气逐渐变得有些强硬,Shaw话中有话,但总归也是不难明白。

Root投降似的亲吻着她的肩膀,她吻着她,回想起在这之前,自己就犹如提着灯的巡夜人一般漫无目的地走在一条由爱堆砌而成的长廊里。

而现在她终于捕捉到了Shaw的身影,Root索性丢掉了手里的灯,灯油弄湿了地毯与墙壁,她却在Shaw的身上留下了湿润且泛着微光的水迹。

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她们的喘息忽快忽慢地交织在一起。Shaw无奈地叹了口气,态度却在骤然之间就软了下来。

"没有下次了。" 她小声叮嘱道。

Root温顺地点了点头,也不说话。

夜晚再次恢复沉静。

每当Root支颐而卧在Shaw的身边,观察着她在月色中轮廓分明的脸,窥视她波澜不惊的眼底躲藏着的秘密时,她总是会刻意挑起嘴角,试图用这种暧昧而意味不明的笑容来引起Shaw的注意。

有时候Root甚至会无所不用其极,但大抵也只是为了能够获得Shaw短暂的青睐而已。

"你还是不愿意承认你在乎我?"

她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问道——当然不只是单纯地用嘴问,Root从不会掩饰她对Shaw的渴望,所以每当她希望得到她想要听到的答案时,她的手也总是会一并加入提问的行列。

她的指尖慵懒而随意地游走在了她的小臂上,如同轻触过水面留下阵阵涟漪。Root的身影开始翻飞在Shaw的脑海里,妩媚的,动人的,而事实上她就正躺在自己身边——Shaw不知道,反正她也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她。

"我没有——"

Shaw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手臂,又冒着被那粼粼眼波吞噬的危险支支吾吾道。

她正在尽量保持不与身边的人四目相接,但这却并不代表Shaw没有注意到Root松垮的领口还有雪白的胸口——尤其是在她内里未着寸缕,而她身上那件薄衫又透到不行的情况之下。

一阵血气涌上她的头顶,Shaw不确定Root是否清楚——她现在这样的姿势只会让衣领敞开更多——多到自己根本不敢再多瞧她一眼——多到甚至——

她觉得Root根本就是故意的。

Shaw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再想太多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偏偏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Root身上甜得令人眩晕的气息。

"没有什么?"

Root别有用心地笑着,语气却温柔绵软到让Shaw恨不得一头栽进她的怀里。她的手逐渐从Shaw的手臂滑向了她的脖颈,来自耳后的恶意挑弄又害得Shaw的头皮不禁一阵发麻。

她正在朝着自己越靠越近——Shaw无法忽略现下Root的逼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反而更像是一种危机。她开始感觉到她半边肉体的温度,她均匀的呼吸,发间的香气。

"就是——"

Shaw努力地想要回避她迫切的眼神,但Root在她肌肤之上有恃无恐地触摸却越发引诱她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人身上。

她偏过头,凝视着Root,好几分钟或者更甚。窗外的凉风开始鼓动云烟卷走银月,Shaw甚至觉得自己嗅到了潮湿土壤中的馨香——一定是Root眼里异样的濡湿害得她如此不正常。

Shaw有些不自在地挪动身体,膝盖却又意外与Root的相摩擦。而这一几乎不为人察觉的接触就犹如一股强大的电流般经过她的身体,一瞬间Shaw开始全身发热,碎发黏住了她额前的细汗。

谁都无法对欲望提出抗议。不论在这种彼此互相吸引的情况之下,Shaw又是否表现出了一种步步为营般的拘谨。

"嗯?"

Root歪头挑眉。她望向自己的神情格外天真,但这却也更加令Shaw觉得无从抵抗。

四下一片宁静,只有夜半下起的细雨发出了潮湿的"沙沙"声,点点滴滴地敲打着卧室的窗子。

"……就是没有。"

Shaw低声说道。一时间Root无法判断她的回答究竟是出于自暴自弃,还是逞强嘴硬,但她的答非所问——确实是有些令人忍俊不禁。

"干什么那么紧张?"

她轻声戏谑道,纤细的手缓缓地来到了Shaw锁骨的凹陷处。很显然,Root正在策划着一场让Shaw情不自禁地将她拥入怀中的戏码——她深知Shaw并非不愿意,却也仍是忍不住有所怀疑。

"……我没有。" 身前的人依然坚持否认。事实是Shaw在Root这般挑逗之下的确表现得稍显怯弱,这一点就连她自己也再清楚不过。

这实在是一个过于漫长的秋夜。Root细长而甜蜜的呼吸萦绕在她的耳边,Shaw无法阻止,她的部分自制已经逐渐开始不受控制地随着她的意识一同褪去。

而讽刺的是,她仍然渴望在Root的眼神语气或者举动里得到更多她所需求的讯息。有那么一瞬间,Shaw觉得Root平静地太过自然,这让她很不舒服。

"有一件事——" 她无所谓地摩挲着Shaw的脖颈,继而柔声道,"我一直很想问问你。"

Shaw几乎是情难自抑般温顺地眯起了眼睛。她清甜的话语间所散发出的——那甚至就是自己最中意的——Root特有的,大众情人般轻浮而随性的气质。

Root露出了满是宠溺的笑意,她的目光闪动,昏昏欲睡的感觉却开始侵略起了Shaw的意识。

"野猫和家猫——"

湿热的气息扑向她的耳朵,Shaw猛然惊醒过来,Root的眼神里仍然还带着一种令人揪紧心脏的凝视,这也更加促使她整个人都处在了紧张焦虑的情绪边缘。

她抚摸她,对她耳语,双唇甚至贴近到完全没有空隙让自己去想明白。Shaw闭上眼睛,竭力保持冷静,想象着这么做兴许还能推敲出Root此刻的用意——白费力气,情况不妙极了。

"你更喜欢哪一个?"

她更喜欢哪一个?——她哪一个都不喜欢。

Shaw不禁怀疑,任何一个出自她口中的答案都只会让Root的行为变本加厉。不过若是足够幸运,Root也有可能会因她的回答而变得有所收敛——但一般情况下,上帝总是不太眷顾她。

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不想回答,但Root掌心里的情感太过丰沛,她压根就没有办法闭上嘴。

"野猫。" Shaw脱口而出,干涩的喉咙里却感到了一阵要命的紧缩。

天知道她绝对是依照Root的模样来决定答案的,而危险的是——不安在Root过分白皙的脸上转瞬即逝,隐晦的情绪又如同点点星火般落在了她的指尖,它燃烧着Shaw的双眼,转而又灼透了她在黑暗中微微颤抖的肌肤。

"野猫可是比家猫不听话多了呢。" Root貌似失望地皱了皱鼻子,手指倒是饶有兴趣地撩过Shaw的发尾没完没了地绕起了圈。

"……我不喜欢太听话的。" 她低沉而潮湿的声音顿时滑入Root耳中。Shaw强迫自己镇定,但她的脑子却始终还跟不上事情的发展。

"比如——" Root的手缓缓地停在了Shaw的胸口,"像我这样?"

一声极其沉闷的喘息逸出Shaw的唇间。她立刻慌张地想以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始作俑者却早已被她逗得勾起了嘴角。

她挨近她,抢夺她的空气,温暖的身体紧贴着她几乎僵直的手臂。Root稠密的棕发轻扫过Shaw的耳畔——一种别样的紧张感迅速占领了Shaw的身心,令她寒毛直立。

Root的手,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极为可怖的吸引力——她的指甲正在沿着自己的胸口划向小腹,即便那力度已经被Shaw身上的衣物隔绝得微乎其微,也依然具有十足的毁灭性。

Shaw眉头紧蹙,Root的指尖近乎下流地来到了她湿润的腿根,翻腾的欲望涌入她的身体,强行渗透进她皮肤中的任何一丝缝隙。她感觉到Root的体热,闻到她身上曼妙芬芳的气味,她们的目光相接,恍若亲吻。

Shaw没有回答,她纵容Root,也纵容自己。可偏偏引火自焚的结果抑制住了她的吞咽,让她无法发出声音。

Root的手却又不紧不慢地离开了她。

Shaw突然饿了——非常饥饿,那几乎是一种无法抑制的,使人发狂的饥渴。

她看着Root,巨大的失落感从心底油然而生。Root兴致盎然地回望着她,认真地注视着Shaw逐渐涣散的神情。她仍然试图要集中精神看着自己,但胸腔因缺氧而激烈起伏的模样却也一样在证明——Shaw仍然无法抗拒她的触碰。

Root轻搭住了Shaw的腰肢,对她来说,现在就连这家伙的固执和不诚实都已经变得过分可爱了。

她的手开始伸进Shaw的衣摆直接游走在了她微热的肌肤上,狡猾地,若有若无地爱抚着她越发敏感的身体。Shaw慌张地向下推了推Root的手腕,但这感觉上去却更像是在鼓励她继续这么肆无忌惮下去。

"等不及了?"

Root调侃道,愉悦的火焰蓬勃地燃烧在她的声音里,几乎从不熄灭。

Shaw紧握着她的手腕,极力想要反对Root继续对她做出这些令人心神不宁的小动作。而奇怪的是,她心里明知道自己应该要否定Root的行为,身体上却又总是无法抗拒她的作为。

Shaw一脸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然而这几乎已经毫无作用,无论她现在是威胁还是反抗,Root都似乎更倾向于一脸欣然地接受。

在昏暗的夜光下,她的脸庞仿佛融进阴影之中。Root再度露出微笑。

"你想要我。"

Shaw的忍耐似乎煽动了Root比平常更旺盛的好奇心,而此刻Shaw也全然无法招架Root眼里洋溢着的风情。

她仍然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那样悉心等待着。等待着一个合适的,完美的,最佳的,捕获猎物的时机。

"我没有,Root。" Shaw打算否认得一干二净,只是满心的焦虑已经快要压到她喘不过气。

"我没有。"

Shaw平躺在那儿,在属于她的床上,回避Root的视线,痛斥着自身由于她而产生的,无法克制的生理反应。

"难得你就只会说这一句话吗?"

Root挑眉嘲讽她,轻巧地挣脱开了Shaw愈发湿热的手心。黑夜在她的眼里显得更加明亮,但Shaw知道她绝不能轻易地落入她布置好的陷阱。

她尴尬地将头偏向另一边,目光停驻在窗外不断降落的雨里。Root的呼吸,她的眼睛,她暗示性的靠近,她的狡猾,她的温顺,甚至连她少有的呆滞都随着清脆的水声落在了自己的心底——而一旦想到这里,Shaw腹中的灼烧之感就会再度燃起,令人窒息。

而相比起窗外的雨,Root似乎还是对Shaw有着更浓厚的兴趣。很显然,这样的夜晚绝不是让她用来和她的枕边情人讨论明天的行头或妆容的——Root浅浅地笑着,突然伸手揽住了Shaw的臀部——她强迫Shaw侧过身体,让她不得不面向自己。

"Root……" 

Shaw轻轻咬牙,声音几乎已经变成了硬挤出来的低微哀嚎。她要怎么形容?那些不断挪移的,过度拥挤的,无边无际的热望都是她未曾遇见的。她的每一条血管,每一个细胞里充斥着的通通都是想要贴近Root的念头,而那种念头在她体内互相推挤的程度——

Shaw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呼吸。

转眼之间,她就忘记了她接下来还要说些什么。

"我可是已经——" Root的双唇压在她的脖颈,Shaw的心脏就快要跳出胸腔。

"很想——" 她刻意压抑着声音里的兴奋,却又故意加重了自己的喘息。

"很想上你了。"

就在此时,欲望突然直朝着Shaw飞奔而来。她已经无心再去注意周遭世界的轮廓,Shaw开始想象,想象Root身体的温暖,想象她津液的滋味,想象她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还伴随着令人骚动却无可抵御的娇喘。

她跌进Root温热的视线里,残存的理智早已不能再压下她强加在她体内的燥热感——她是不是疯了?

Shaw几乎快要无法思考。

偶尔,在某些时刻,Shaw也会回想起那一天里所发生的事情——病毒,火焰,爆炸,血液,The Machine,或者Samaritan。她回想起那些事情,感觉那不真实的就仿佛像是一场梦境——就像梦境一样,无可回避。

而她也终于开始相信,到头来,Root的存在对她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无可取代的信念。

"你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肯承认——"

Shaw已经不知道,这是Root在这个夜晚第几次这样凝视她。她回望她热切的眼,发现她焦糖色的瞳孔依然还是如同黑暗中的炉火般闪耀。

Shaw眨眨眼,想要忽略此刻自己悬空的心和飘忽不定的意识,试图让神智恢复清明。

——全部失败。

空气闷热,湿气攀升。她们的眼神短暂接触,但沉默良久。

然后,Root缓缓倾身,渐渐靠近,把她紧闭的双唇——忽然如蜻蜓点水般,贴在Shaw的脸上。

就只有这样,她亲吻她的脸颊。

"你爱我。"

就只有这样。

Shaw哑口无言。

令人麻木的窒息感突然犹如云海一般压向了她,它遏止她的喘息,摧毁她的意志。但Shaw仍能感觉到Root的靠近,感觉到她的安抚,感觉到那种试图让自己丧失所有决心,所有迟疑,所有不安定的情绪的,她温柔的亲吻。

"Sameen——" Root抚上她的脸,呼出的热气轻打在她的下颚。尽管Shaw努力想要忽视,但她还是难以避免地注意到了一些细节——比如Root在说话时,她齿间的咬合,她舌头的蜷曲。她闻到她呼在自己脸上的气息,夜晚的气息,渴望的气息,还有那个问题的气息,疯狂地奔流在Shaw的血液里。

Shaw用力摇了摇头,感觉到胃部忽然一阵猛烈的抽痛。

"……都说了," 她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

"我没有。"

Shaw第六次重复道。她滚烫的手掌紧贴上了Root的手背,仿佛生怕她会在下一秒钟之内就选择离开。

她第六次这样重复道。就如同握着笔在白纸上拼命地涂涂改改,最后却还是将情书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骗子。"

Root低语着。

她移动身体,弯曲膝盖,停在Shaw的上方。薄被缓缓游移在她瘦弱的背,织物间的窸窣声和她的体热都在将Shaw整个人渐渐包围。

她威胁似的交握住了Shaw汗湿的手,脸上却反而隐隐地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Root没打算逼问她,当然了,假如Shaw愿意开口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不过若是她始终也不愿给自己一个正面的回答——那也无妨,她可以把它当成例行公事般的调情,反正——她还有一生的时间要耗费在这个人身上。

面前的人忽然就和自己一起置身在了一段漫长的静默之中。声音卡在她的唇边,Shaw不知道她该说什么,她似乎没有理由说任何话。

Root审视着她,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之下,她看上去就仿佛只是为了折磨自己而存在。她的笑容扩大,眼神疯狂。而那样的表情——那个表情,糅合了激情,野心和狂热,Shaw早就一一领教过。

她的身体已经热到极限,但Shaw仍然还在紧咬着牙关,缓慢而艰难地,全力忍耐着有如潮水般涌来的情海。

情况越来越糟,Shaw无法安抚她自己的身体,她甚至从没想到这一瞬间的欲望居然会高涨到如此严重的地步——它就像是海浪般愈加强烈地拍打着她不堪一击的理智——它永远在那儿,永远在等待着她最脆弱的那一刻,趁机扑倒她。

而Root的手就仿佛回应着她的思绪一般,开始更富有侵略性地触摸起了她。

Shaw沉浸在这样的接触里,思绪围绕着Root的手,她私人的感受,甚至还有一些难解的讽刺打转。汗水渗入她的领口,滑下她的耳鬓。Root正伏在她身上,指腹轻蹭着她的眉角,快慰的喘气声逸出了她的肺腔。

长夜无尽,Shaw又不禁开始怀疑,现在,也许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存有理智。毕竟她还是清楚地知道,她可以不再需要呼吸,不再需要心跳,却仍然需要感知到Root给予她的煎熬。

——全是错觉,这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理智可言的夜晚。

Root嘴上的明示以及手里的暗示都在迫使自己就范,Shaw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Root的确迷人。她美丽,聪明,主动而热情,所有逻辑和结论到最后似乎都在显示——自己应该要完全为了她而神魂颠倒。

Root的双唇贴近,喘息低迷。下一瞬间,Shaw突然就死死地揪住了她的衣领,强势而亲昵地吻了上去。

实际上,她确实就是这么做的。


Fin.

评论(43)

热度(588)